首页 / 汽车 / 摩托车杂志

她和男朋友用车轮丈量祖国大地!摩旅第100天,20000公里小结

摩托车杂志 2017-07-06 00:06:31 阅 读 : 73430 点 赞 : 1951


我们的2017,和过去26年很不一样。

从热爱机车的设计师,变成纯粹的摩友。

纯粹得只做一件事。



 3月16日-6月26日


3年多前开始骑车,两个人抢一台春风小狒狒。那时我们拥有了第一顶属于自己的头盔和聊不完的摩托车话题,合上面罩,是一个充满未知、期待的新世界。



两年来小狒狒几近被榨干,随后Sansan换成春风650NK,我收了台Ninja 250。一人一车,夏天秋天,几乎跑遍了家乡附近的每一座山头。




3月16日,双双辞去工作由嘉兴出发,一份中国地图,一辆本田CB500X,两个人带上半年家当,成全了这次以修行为目的的环中国摩旅。


我们的故事无关梦想,只是两个成年人决定停下来看看世界,同时承受这个决定产生的所有代价。人总要多走些路,哪怕是弯路,这些经历会在沉淀之后将灵魂注入到我们的照片、文字里。话虽这么说,今天把走过的路在地图上连起来,还是有淡淡的自豪感。把生命交给摩托车,交给信赖的彼此,当这个圈画成圆满,也许我们也能找到心里的答案。



3月 福建


出发第一周,下足一周的雨。手套湿了又捂干,隐隐散发着可疑的脚丫子味。因兴奋产生的荷尔蒙已经褪去,感冒、发烧,陷入反复循环的苦战。



泉州送给我们出行首次的灿烂阳光。被闽南软糯的语调、古早的小吃征服,我们立刻原谅了它的阴晴不定。



3月 广东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全国最严的禁摩大省,也是全国最著名的美食圣地。牛三星、双皮奶、盐焗鸡、烧味、卤水、早茶......禁摩算个啥?



代价就是得通宵穿越广州、佛山市区。漫长的24小时,经历了阳光、星斗、朝霞变换,经历了寒冷、疲惫、堵车困扰,有点修行的味道了。



4月 海南


骑摩托车游走在乡间小道,东郊椰林的空气有椰浆的味道,白查村路口有大片大片的芒果林。见我们骑的辛苦,大姐塞来一整袋刚摘的芒果,但绑在车上没等到捂熟,就在半路不见了。



开始尝试用视频叙述一个完成的故事。棉花糖云朵,陌生人的善意,树叶缝里透出来的光,想把感到幸福的瞬间都保留下来,告诉你。




4月 广西


用4天时间穿越了725公里的中越边境。期间导航孜孜不倦地把我们往好路上引,可无论是塌方、修路、飞沙走石,我们就铁了心赖上这条孤独又危险的沿边公路了。



边境之路,没有太多让人迷恋的美景,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前后4天的三级道路,翻山越岭,蜿蜒曲折,必须得耐得住寂寞,经受得住路况变化,全神贯注才能安全得将它完成。



4月 云南


梯田里的小女孩突然跑过来送给我一簇黄花,就是田埂上很常见的那种小野花,过了一会儿我们又遇见,她见我还拿着那簇花,就把刚采的白花也送我了。



所有琐碎的片段,我们称之为“生活”。生活只是如常地叙述,煽情的是我们自己,因为笑容,或信仰。只是它的时间单位更为庞大,相对于其的“短暂”实为我们的“一生”。



在相依为命骑行44天后,我们认识了一班昆明的摩友。第一次见面是在江尾村吃鱼,每人干了3两烧酒,当天他们决定送我和Sansan去大理。



在洱海这个骑行天堂,我决定租一日摩托车来宣泄做了40几天“背包”的压抑情绪。没有小忍者租,于我身高而言最亲和的只有狒狒,但已经很满意了!



5月 四川


我们和泸沽湖的水一起由云南流进四川,环湖公路修的极好。最深入的感受方式不是坐船,而是骑马——铁马。





在亚丁,早上七点,背着单反和三脚架,徒步半小时到景区门口,然后坐1小时大巴到扎灌崩,再徒步20分钟到冲古寺,接着坐电瓶车半小时到洛绒牛场,继续徒步3.5小时,直至海拔4700米的牛奶海、五色海。刚夹起三脚架准备拍,下冰珠了。




每年从川藏线退下来的人可能占了出发的一半,但我知道他们会再来,因为他们不是旅游,而是修行的路潜者。也许进藏是一种魔怔,生活又何尝不是呢?



318的美,只有走过的人才知道;318的“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也只有走过的人才相信。挂着太阳下冰雹,这个月去的摩友人人有份。



5月 西藏


有个当地的小伙子在深圳工作,他母亲的毕生心愿是在大昭寺门前磕十万个长头。这次小伙子请了四个月的假来陪阿妈,老母亲一丝不苟地重复每个动作,双手合十,举过头顶,掌心朝下俯地,膝盖着地,后全身俯地,额头轻叩地面。他就在旁边静静陪着。



爬上直贡梯寺天葬台,这里不允许拍照,我们就隔着铁丝网,从头到尾看了一场天葬仪式。血肉、骨头,甚至血液都被秃鹫分食殆尽,不留一点痕迹在人世间。



放着羊卓雍错观景台不看,两个笨蛋偏要深入羊湖南线。下了一整天的雨,碎石山路更加泥泞不堪,出行的第一次摔车就这么发生了。这样一个无人区,哭完了,还是要靠自己闯出去。



第一天困在离羊湖最近的浪卡子县,第二天像恶作剧似的出了个大太阳。我们当下就决定不走了,扛着摄影器材继续回南线。(好了伤疤忘了疼,说的就是我们这种人)



如果来西藏只够时间走一条线,就去阿里南线吧!圣湖之首玛旁雍错,世界级神山冈仁波齐。严苛的自然条件拒绝了大部分游客涉足,反而保存了这里原始纯粹的湖光山色,及最接近神灵的神秘力量。



你能想象吗?百多万年前这儿曾是个500公里的大湖,时间把湖水都带走了,只留下裸露的河床,长年风雨雕琢,才给我们看到今日的模样。



古格王国遗址的藏尸洞,里面10000具支离破碎的尸体距今已经300多年了,凑近还是有股刺鼻的尸臭味。



穿越新藏公路1000公里无人区,却被暴风雪困在5100米的死人沟。盖着常年不洗的被褥(不盖实在是太冷了),在鬼门关口熬过一个不眠夜。



6月 新疆


刚到新疆就丢了身份证,没法补,也没法办临时身份证,接下来每到一个新城市必须先去派出所报到,否则就没有酒店敢收留我。



天山托木尔大峡谷里遇到爆胎的姐妹三人和老母亲,帮他们换备胎,她们送给我们一箱库车小白杏,非常非常甜。



伊犁让我少女心爆炸了,在薰衣草田里跳舞,在维吾尔族民居里穿梭,在赛里木湖感受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新疆的色彩,全在这儿了!



“新疆最美的公路”——独库公路,561公里就是整个新疆的缩影,特别小龙池美的不像世间物。骑摩托车穿越,是最惬意的享受。





离家走了100天,大半个中国,遇到过美景、骗子,恶劣的天气,不期而遇的摩友,曾惋惜过辞去的工作,曾在路边号啕大哭,也惦记家里的一猫一狗,但从没后悔过骑摩托车出来。当物质的要求逐渐降低,就有空间来审视自己的内心。


有时候,闪过内心的一点小幸福或小彷徨,勇敢地写下来并面对,才能在行走的同时真正取得成长。我开始不断地写,写给男朋友,写给远方的父亲,害怕什么写什么,恐惧什么做什么,想要什么就努力什么。


我想要的东西可多了,一起骑车的人,自由地活着,偶尔放纵但不泛滥的感性,承受苦修交换回来的思考成果。还有,即使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我们的故事仍在继续。



未完待续……


Esther:写字的        

Sansan:拍照的



编者的话

就像他们自己说的,“无关梦想,只是两个成年人决定停下来看看世界”。每段摩旅都是一场历练,用车轮丈量祖国大地不仅收获一路风景,也收获了一路酸甜苦辣……他们已走过浙江、福建、广东、海南、广西、云南、四川、西藏,现正在新疆,《摩托车》杂志也将持续关注这对摩旅小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