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 / 女人智慧语录

男人有这种表现,80%是出轨了

女人智慧语录 2017-06-24 07:02:00 阅 读 : 63472 点 赞 : 20

“简然,这是我的银行卡,密码是131224。家里需要添置什么,你看着办就好。”

都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简然的耳畔还总是想起新婚丈夫早上出门前递给她一张银行卡时所说的话。

说实话,她对她的丈夫——这个名叫秦越的男人几乎一无所知。

简然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胆量,竟然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领证结了婚。

十天前,在闺蜜凌飞语的热心帮助下,简然第N次踏上相亲道路时,遇到了这个名叫秦越的男人。

男人西装革履着装非常正式,让人觉得他非常重视这次的相亲,给简然最直观的第一感觉很不错。

他打招呼的方式也很平常:“简小姐,你好!我是秦越。”

很平常的一句话,只因为他的声音非常富有磁性,让简然觉得异常好听,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又加了一分。

两个人简单平常的交流后,礼貌地留下了电话号码,便各自离开。

相亲的次数多了,简然也没把这次相亲当一回事儿。

她以为,这次相亲也会和以前许多次一样不了了之,不料却在两天后接到了秦越的电话。

他的声音仍是客气礼貌:“简小姐,你晚上有没有空?”

那晚,秦越约她到一家川菜馆吃饭。

这顿饭吃得并不算愉快,两人几乎没怎么交谈,各自低头默默吃饭。

好容易吃完饭,简然正准备找个理由离开,秦越突然开口了:“简小姐,下礼拜你什么时候方便?”

秦越这是要约她出去吗?简然正在心里揣测,听见秦越淡淡道:“你哪天方便,我们去把结婚证领了。”

简然猛地抬起头,震惊地看着秦越。领……结婚证?

可是,秦越一双眸子淡定沉稳,没有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意思。

平心而论,秦越长得很好看。剑眉星目,五官立体而深邃,在人群中是绝对的鹤立鸡群。

“这,这是不是太快了?”简然结结巴巴的问道。

秦越再帅,她也不能这样急匆匆把自己嫁出去呀。

“我对简小姐很有好感,我相信你对我印象也不错。相亲的目的就是组织家庭,和和美美过日子。这一点,我相信简小姐和我有共识。”

简然点点头。对,相亲的目的就是结婚生子,秦越说的不错。

“我们彼此有好感,对结婚而言,这就足够了。”秦越一双眸子定定看着简然,似乎一直看到了她的心底里:“你我都是成年人,不会再去浪费时间追求所谓的爱情。遇到了合适的结婚对象,尽快确定下来,这才是最明智最高效的做法。”

“可是……”

“这样吧,简小姐,我的提议,你可以回家认真考虑一下。”秦越递给她一张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考虑清楚了,给我打电话。”

当天晚上,简然在床上翻来覆去,整整想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她拿起名片给秦越打了电话。

第三天早上,简然和秦越到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今天早上出门时,秦越给了她一张银行卡。

简然看着手里的银行卡,心里有微微的暖意。

她和秦越,几乎还是两个陌生人,他就这么放心地把银行卡交给了她。

“简然!你发什么呆呢!一会儿新总裁和董事会的人就要到了!媒体记者都在呢!你给我打起精神!”

公关部经理徐友爱严厉的声音打断了简然的神游。

“不好意思啊,徐经理。”简然赶快道歉。太丢脸了,发呆被人当场抓包。

徐友爱不满地瞪着她:“虽然你是业务部过来帮忙的,但这是咱们公司的大事,你不能给我掉链子呀!”

“好的好的!一定不掉链子!”简然马上抬头挺胸作斗志昂扬状。

“一会儿新总裁来了,你负责向他介绍公司的业务部门和业务流程。其他事不用你管了。”徐友爱吩咐道。

“好的。”

徐友爱走后,公关部的员工马丹娜幸灾乐祸地看着简然:“简然呀,听说我们新总裁是个大帅哥!而且还没有结婚哦!你负责向他汇报,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说不定总裁就注意到你了呢!”

▼▼▼

简然没搭理马丹娜。

什么天大好事,听说这位空降来的新总裁冷酷严厉,极其难搞。

徐友爱派简然跟进,根本就是给她穿小鞋。

“来了来了!大家做好准备,新总裁和董事会的人已经上电梯了!”一楼大厅负责接待的同事,从对讲机里对大家说道。

所有人都打起十二分精神,挺胸收腹,做好迎接准备。

电梯“叮”的一声响了,一群穿着正装的男人从电梯里鱼贯而出。

走在人群最前面的,是一个高大的男子。他穿一身银灰的西装,身材健硕,步伐优雅。

徐友爱已经过去握手了,简然跟在后面,正准备摆出礼貌的微笑,头一抬,她愣住了。

穿着灰色西装的年轻男人,不就是她的新婚丈夫秦越吗?

怎么可能?简然揉揉眼睛,秦越怎么可能是空降来的新总裁呢?

把眼睛狠狠揉了揉,又重新睁开,男人的脸还是没有变!刀削斧凿般立体完美的五官,高大健壮的身材,还有那股冷漠优雅的贵族范,那的的确确就是秦越!

似乎感应到她震惊的目光,秦越回头看了她一眼。

简然的脸唰的红了,她局促地捏着手,紧张得呼吸都急促起来。

这也太狗血了!闪婚的老公,竟然是空降来的新上司!

简然犹豫着要不要对他微笑一下。

好歹也是夫妻啊。

可是,秦越的目光很快从她身上移开,他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冷漠依旧,淡定依旧,似乎他和她,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简然心里咯噔一下,莫名的不舒服。

秦越为什么这么冷淡?为什么要装出不认识的样子?

嫌她一个小职员,丢了他大总裁的脸吗?

简然愣愣的发呆,没注意到大家已经跟着秦越往前走了。

“简然!你干嘛你!还不快跟上!”徐友爱走了两步,见简然还留在原地发呆,低声呵斥她。

简然点点头,赶快跟了上去。

这里是公司,她必须以专业的态度对待她的工作。哪怕她工作的对象是新婚丈夫。她也只能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有请我们的新总裁和各大董事!”徐友爱推开大会议室金色的大门,用热烈高亢的声音喊道。

顿时掌声如雷鸣,所有人都站起身来,用好奇的目光看向秦越。

等众人落座后,简然拿着准备好的资料,准备放到秦越面前。

就在简然俯身放资料的时候,秦越突然低声道:“下班在家等我。”他的声音压的极低,说得极含混,堪堪让简然一个人听见。

简然没想到秦越突然跟她说这么亲昵的话,手一抖,资料一下子掉到办公桌下去了。

弯腰捡文件的时候,秦越的腿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在她的脸颊上轻轻滑过。

简然的脸瞬间爆红。这种小动作,太暧昧了。

虽然有各种小意外,但这次新总裁的记者招待会还是很成功的,秦越一行人刚走,马丹娜就凑了过来:“哟,简然,你可真聪明。”

简然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就没说话。

马丹娜酸溜溜道:“你那文件掉的可真到位,刚好掉到总裁的脚下。这下子,总裁想不记住你,都难哪!”

说来说去,原来是讽刺她玩心计引起总裁的注意。

简然觉得很好笑。那是她老公好么!她有必要玩这种花招吗?

她没搭理马丹娜,跟徐友爱说了一声就准备回自己部门。

马丹娜看着简然离开的背影,气的咬牙切齿:“拽什么拽?跟她说话竟然敢不理我!太没教养了!”

徐友爱瞪她一眼:“你给我消停一会儿行不行?就她那副样子,玩再多心机也没用!秦总怎么可能看得上她?”

“就是嘛!长得清汤寡水的,秦总怎么可能看得上她!”马丹娜对徐友爱甜甜一笑:“表姐,我去干活儿啦。下班一起吃饭哦!”

▼▼▼

简然回到业务部办公室,听到同部门的同事正在讨论新总裁。

一个个说得口沫横飞,就像有多了解这位新总裁。

同事林媚看到简然,赶紧凑了过来:“简然,还是你运气好,能够第一时间站到总裁身边工作。”

简然淡淡地笑了笑:“都是工作,在哪个身边不是做事情。如果你觉得在总裁身边做事好,以后再遇到今天这样的事情,就让经理派你去。”

叶媚赶紧摆了摆手:“虽然说我们的新总裁是帅气迷人,但是那眼神跟气势真不是我们这些小虾米敢靠近的。”

“新总裁一会儿会过来例行巡查,都给我回到岗位上认真工作去。”业务部经理赵赵君晴走进办公间,对着手下的人吩咐。

新总裁要来巡查!

听到这个消息,简然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液,紧张得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儿来了。

她的新婚丈夫秦越是公司新总裁这个事实她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好好消化,一时半会还没有做好面对他的准备。

其它同事都回到了座位,唯独简然还呆愣愣地站在原地,赵君晴看向简然:“简然,你还有事?”

“没事。”简然回过神来,悄悄握了握拳头,赶紧回到座位打开电脑查看客户资料。

没一会儿,电梯叮咚响了一声,秦越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再次出现在简然的面前。

不过庆幸秦越只是跟部门员工打了个招呼,再听了听赵君晴简单的工作汇报便领着一群人走了。

秦越一走,业务部又闹腾起来,连平时稳重的赵君晴也忍不住跟大家八卦了几句。

大伙谈的无非是这位帅得没有天理的总裁大人究竟是未婚还是已婚?

简然听着他们的讨论没有吭声,心想要是让这群人知道总裁大大结婚证上配偶栏写的她的名字,她会不会被这群女人生生活剥了?

这一天的工作时间,在紧张与忐忑的情况下总算是过去了。同事们都走完了,简然才收拾下班。

白天的工作结束了,晚上她又该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秦越?

简然真的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该不该回她与秦越两个人的那个“家”。

出了公司大门,简然习惯性往右拐来到地铁科技园站的B入口,走了一段路才想起,她现在跟新婚丈夫住在一起。

秦越的公寓离科技园片区不远,公交车也就三个站,步行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

简然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五点多,反正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秦越,索性就选择步行回家,刚好可以好好想想两个人的事情。

回到小区楼下,简然决定到一旁的生鲜超市买些蔬菜和肉类。不管多大的事情,填饱肚子才是首要。

她不知道秦越喜欢吃什么,拿出电话想要问问,又担心对方不方便接电话,因此又将手机放了回去。

选好食材,提着往家走。

离电梯还有不短一段距离,简然看到了那抹即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他面向电梯口,站得笔直,一身浅灰色的西装被他穿得极有味道。

秦越笔直地站着,身形比例很好,远远看去,就像一道美丽的风景。

简然至今仍然有些不明白,外形这么优秀的男人,甚至还是大公司的总裁,怎么会来相亲,并且还一次就她普普通通的她给相中了?

“你回来了。”简然走过去,尽量用最平常的方式跟他打招呼。

“嗯。”秦越回头看她,脸上没有因为看到她有不同的表情,还是淡淡的。

简然回给他一抹浅笑,在他的身旁站定。

她也只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这个男人今天似乎又有一些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一时也想不起来。

眼角的余光悄悄瞟了一眼,原来他今天戴了一副眼镜,金框的,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更加沉稳内敛。

简然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声,这个男人只有第二次见面时多说了几句话,平时都是惜字如金,她想要主动拉近两人的关系也不知道如何下手。

如今又知道了他一个令人震惊的身份,简然更加不知道该怎样主动靠近他了。

正想着,秦越突然向她伸出一只手,简然本能地往后退了一小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东西交给我来提。”他淡淡地说道,并没有因为她无意间保持距离而气恼,很随意地拿过她手中的袋子。

简然觉得脸儿发烫,他只是想帮她提袋子,而她却胡思乱想到哪里去了。

低头看着秦越有力的大掌提着一大袋东西像不费吹灰之力,一股暖暖的东西在她的心里乱撞了两下。

简然乐观的想着,就算没有爱情,就算他是公司的大总裁,但是只要两个人用心经营这段婚姻,也能够过得很好。

两个人进入电梯,电梯运行的时间里谁都没有说话。

回到家里,秦越将物品放入厨房,又是淡淡一句:“我不太会做饭菜,今晚就麻烦你了。”

“你忙你的吧,做饭的事情交给我就好。”简然将包包放好,脱掉外套套上围裙。

“谢谢!”他说得轻淡。

“你太客气了。”简然硬挤出一抹笑意,笑得有些尴尬。

他们都已经是夫妻了,然而相处的方式却如同两个陌生人。

她觉得妻子做饭给丈夫吃是理所当然的,而他如此态度跟她说话,无形中拉开了两人间的距离。

简然认为,即便是没有爱情为基础的婚姻,也不应该是这样生疏的相处模式。

她不再多想,转身进入厨房,动作利落地淘米下锅,理菜,洗菜……

过了一会儿,简然眼角的余光看到厨房门口矗立着的高大身影,回头问:“你有事?”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你说一声。”秦越笔直地站在那里,语气仍然平淡,却又不难听出夹杂着一点点的窘迫。

“你再等等,我很快就好。”简然探出头看了挂在客厅墙上的时钟,现在已经晚上七点半,可能把他给饿坏了。

心里想着,明天下班一定直接回来,早些把饭菜做好,他回家就能吃上她亲手做的饭菜。

不管秦越是怎样的身份,但这桩婚姻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一定要努力把日子过好。

▼▼▼

“我……”秦越薄唇动了动却没多说什么,只是金色眼镜框下的眸子浮起几分看不懂的深邃,盯着简然的背影沉思了几秒钟才转身往书房走去。

最近三年时间,简然一个人在外租房居住,几道家常小菜做的非常拿手,很快时间两菜一汤就上了桌。

“秦越,可以吃饭了。”简然小心地敲响了书房的门,没听到应答便轻轻推开门。

书房里秦越正在打电话,听他说:“这些事情你看着处理,不用事事向我汇报。”

说完就直接挂掉了电话,抬头的瞬间与简然四目相对,冷淡地问道:“有事?”

“可以吃饭了。”简然笑了笑,不太敢和他对视。

“我就来。”他的语气淡漠如常。

两个人坐在对方,认真吃着饭,谁也没有开口打破沉默,气氛一时显得沉闷。

简然好几次动了动嘴唇想找点话题聊聊,在对上秦越淡漠的神色后又将话吞了回去。

饭后,秦越主动提出由他洗碗,简然也没有拒绝。他愿意跟她一起分担家务,她何乐而不为呢。

从秦越那笨拙的样子就能看得出来,以前他一定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不过也是,那么大一家公司的总裁,怎么可能会做洗碗这些琐碎的事情。

啪——

听着厨房传来瓷碗碎裂的声音,简然立即起身走了过去。

入眼的是秦越手上拿着一只碗呆愣地看着地上碎裂的瓷片。

“还是我来吧。”简然走过去想要拿过秦越手上的碗。

“不用,我来就行。”秦越错开简然伸来的手,语气并没有变化。

“秦越,其实……”简然对上秦越坚定的目光没法把话说下去,只好点点头退出厨房让他继续。

虽然两人已经是合法夫妻,但秦越对简然来说还只是一个不太熟悉的男人。

她想要了解他,了解他的一切,尽最大努力去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只是,他是这样的身份,她真的还可以抱着当初和他她结婚时的想法接近他么?

简然在客厅坐下,拿起遥控版打开电视机,随意选了一个新闻频道。

看着电视时,偶尔侧头向厨房的方向望去,透过玻璃门看到秦越认真专注地在清洗着碗筷。

她在心里又悄悄地感叹了一句,原来这个男人洗碗的时候也能这么有味道。

许是简然的目光太过炙热,秦越冷不丁地回头望来。四目相对,简然看到秦越眼里的微微凉意,而后便是无可挑剔的礼貌微笑。

窥伺被抓了个正着,简然脸蛋儿微微红了,随即也礼貌回了个浅笑。

简然再将视线转移到电视屏幕上,脑子里想的却全是秦越。

这个男人工作中那么有魄力,洗碗也能洗得这么有味道,究竟有什么时候能看到他出糗的一面呢?

把厨房收拾妥当,秦越回到厅里,见到简然正愣愣发呆。他盯着她清秀的脸蛋儿看,过了几秒钟才出声:“简然。”

“啊……”秦越好听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简然觉得异常好听,一时竟又觉得脸蛋儿发烫。

秦越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有些事情,我想要和你好好谈谈。”

“好。”简然应道。她也正想跟他好好谈谈,趁这个机会把话说清楚。

秦越深邃的目光将简然上下扫过,才慢慢开口:“简然,今天在公司……”

“公私分明,这个我明白的。其实我也不想因为我们私人关系让公司的人在背后说三道四。”秦越还没有说完,简然便打断了他。

她在这家公司努力工作了三年才有如今的成绩,还想靠自己的努力继续往上爬,不想因为秦越有所改变。

秦越脸色平静,只是金色眼镜框下的眸子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关于创新科技总裁这个身份,我并不是有意跟你隐瞒。今天那样的场合见到你,我不知道你心中的想法,所以没有对外宣布,但并不是说我想把这件事情隐瞒下去。”

“我知道。”简然点点头,又说,“工作与生活对于我来说是完全分开的,是我不想把私人生活带到工作中去。”

她与秦越领证结婚,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简然觉得完全没有必要特地去跟公司里的人宣布。

一来,她是不想让自己的工作受到影响。二来,她也不确定和秦越这桩婚姻能够走多远。

看着简然坚定的神色,顿了顿,秦越又说:“我们结婚的事情你有没有跟家里人说?”

简然摇摇头,不想多说家里人。

“我刚刚接手创新科技,手上有些事情需要亲自处理。如果你不介意,忙完这段时间我想和你一起去拜访岳父岳母。”他说,神色语气淡定得就像早就料到简然还没有跟家里人提起这件事情。

“不用。”简然直接拒绝,但又觉得这话不妥,忙解释,“我跟家里人发生了一些事情,很久没联系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吧。”

家?

每每想到这个字,简然的心脏就会隐隐发疼,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早在三年前,那个家便不再是她的家,她再也回不去了。

“简然。”秦越沉沉叫着她的名字,又说,“以后你不再是一个人了,你有我。”

秦越的语气淡然,却又因为声音本身就好听,硬是多了分不同的感觉。

这句明明不是情话的话,让简然的心里涌起一阵阵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虽然这些年她咬着牙走了过来,但是夜深人静时想到那件事情还是会免不了心酸难过,也默默流过泪。

“简然。”沉默了好一会儿,秦越才再度开口,“我们已经是夫妻了,我是诚心想要和你过一辈子的。”

没想到秦越会突然这么说,简然又愣住了。抬头看他,对上他非常真诚的目光,她也说道:“我也是下定决心要和你过一辈子的。”

秦越盯着她秀丽的脸蛋看,顿了几秒,说:“那么简然,你能否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轻易提出分手?”

“恩!”简然重重地点头,“我会努力做一个合格的妻子。”

不要轻易提出分手也正是简然心中所想,此刻由秦越亲口说出来,让她感觉很安心。

跟秦越聊过之后,简然心里坦然多了。

秦越去书房了,她收拾了一下屋子,就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她坐在梳妆台前吹头发,头发刚吹干,秦越走进来了。

他也洗了澡,穿了件白色的浴袍,露出胸口一小片健康光滑的的肌肤。他的头发还在滴水,这滴水,沿着他身体的线条,没入了白色的浴袍。

简然的脸突然有点发烫。

“累了一天了,早点睡吧。”秦越突然开口道。他的声音很低沉也很磁性。让简然莫名的心跳。

秦越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难道,他,他打算今晚就同房吗?

未完

身份神秘尊贵的秦越为什么要和简然如此匆忙地结婚呢?这个禁欲系男神会如何扑倒有着往事情伤的小妻子?简然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伤害与背叛?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情感】公众号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