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 / 婊姐影评

二刷之后,细思极恐

婊姐影评 2019-07-24 23:29:20 阅 读 : 5622 点 赞 : 229

2017年,导演乔丹·皮尔的长片处女作《逃出绝命镇》,成为了年度恐怖片黑马。

 

成本只有450万美元,上映后在全球收获了超过2.6亿美元的惊人票房,成为了影史最赚钱的二十部R级恐怖片之一。

 

 

也正是由于前作的巨大成功,让外界对于他的新作《我们》倍加期待,甚至被美国最大的售票网站 Fandango 评选为:

 

2019最受期待的五部恐怖片之一。


它来了—— 

《我们》



主演是奥斯卡最佳女配得主、黑豹前女友露皮塔·尼昂奥,而与他搭档对手戏的则是《黑豹》中的反派“人猿姆巴库”温斯顿·杜克

 

 

电影延续了乔丹·皮尔一贯的黑色幽默混搭心理惊悚的风格,并在故事中加入了大量的社会批判政治议题。另外,电影中的情节还有不少细思极恐的地方。

 

影片的故事开始于上世纪的八十年代。

 


某天,年幼的小女孩艾迪,跟着自己的父母来到家附近的沙滩游乐园玩耍。


夜幕降临,饶有兴致的父母各自玩着自己喜欢的娱乐项目,而无聊的艾迪不得不自己在游乐园里转来转去。


之后,天色突变下了起大雨,无措的艾迪不得不走进了沙滩边上的一栋鬼屋。

 



雨夜里的鬼屋空无一人,从外表就散发着一股瘆人的气息。


但为了避雨,艾迪还是走了进去,鬼屋里面有一间镜厅,里面错落着各种各样的镜子,如同迷宫一般。

 


艾迪有些害怕,她跌跌撞撞试图从这里逃脱,却始终走不出去。

 

直到某个瞬间,艾迪发现就在她身后,正站着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背影。

 

然而诡异的是——


那个背影却并不是自己的镜像,她不会随着自己的动作改变,似乎是活人一样……

 


镜头一转,时间来到了现在。


此时的艾迪已经长大成人,并有了自己的家庭。

 

她和丈夫加布结婚多年,育有两个可爱的孩子,姐姐左拉和弟弟杰森。

 


不久前,艾迪的母亲去世了,于是丈夫加布带着全家人回到妻子的家乡度假,顺便帮助妻子放松心情。


艾迪从小成长于加州的圣克鲁兹,这里以海滨城市闻名。

 

丈夫早就和好友乔希一家人约好去海滩度假,可艾迪听说要去海滩之后,便有些心神不安。



尽管距离童年时的鬼屋事件已经过去多年,但艾迪却始终对于那片海滩怀有阴影。

 

她还记得,多年前的那个夜晚,自己虽然好不容易辗转从鬼屋出来,但是受到的极大惊吓,却让她好长时间都没能开口说话。

 

为此,父母带她看了很多的心理医生,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慢慢恢复。

 


但为了满足孩子们去沙滩玩的愿望,艾迪还是鼓起了勇气,和孩子们来了一场沙滩游乐之旅。


好在整个沙滩之行比较顺利,并没有勾起艾迪痛苦的童年阴影。


但即便如此,敏感的艾迪还是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事情要发生。

 


因为回家的夜里,艾迪偶然发现,儿子杰森在沙滩上玩的时候,曾经见过一个诡异的男人,手指不停地滴血。



此时,她又联想到自己在去沙滩的路上又一次见到了,童年时那夜在游乐园遇到过的神经病。


此时的他面容苍老,身上满是血迹,可是手中却依旧拿着那张写着“《旧约·耶利米书》第11章11节”的牌子。

 


甚至那天夜里,艾迪偶尔看一次时间,钟表都会恰好停留在11点11分的时候。



这种种巧合,让艾迪不自觉的害怕。


但是丈夫却觉得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现在这些巧合都是妻子的臆想,丝毫不以为意。



然而两人话还没说完,就在这个夜晚——


恐怖的事情开始了。

 

艾迪家突然停电了,目光所及之处都是黑洞洞的。


弟弟杰森从外面跑进来,说他从窗户中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门口的路灯下,有四个人穿着红衣服,手拉手站在那里,直勾勾地盯着艾迪家,似乎想要闯进来……


一瞬间,艾迪陷入了恐慌。


她觉得,自己的预感终于成真了。她抱住了孩子拼命想逃,可是却无处可逃。



更让他们恐惧的是——

 

这四个身份不明的闯入者,居然和艾迪一家人长得一模一样!

 


丈夫加布想去轰走他们,可没想到对方却开始强行闯入。


不仅全程面色狰狞,而且企图用手中拿着的金色剪刀刺杀他们。



更恐怖的是,这四人在进了艾迪家以后,就不再愿意离开。


红衣闯入者们坐在火炉旁,像是审讯犯人一样盯着对面瑟瑟发抖的艾迪一家。




此时,四个红衣闯入者当中长相与艾迪样貌完全一致的女人,开口了。

 

红衣女人似乎很多年没有开口说过话,语调沙哑且词语含糊。

 

她艰难地说出了一句:

 

很久以前,一名女孩有个影子,她们共用一个灵魂。

 


很显然,她就是多年前,艾迪在那间恐怖的鬼屋里见到的,那名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小女孩。


此刻再面对面看着彼此,艾迪终于明白了原来童年的遭遇并不是一场噩梦,而是真实的!


红衣艾迪话毕,这一行闯入者又开始了一对一的残忍追杀。



艾迪一家人拼命逃离了自家,想到朋友家去求救,却发现了更让他们绝望的事实。


遭到红衣人袭击的,不只有他们一家人。


朋友一家四口,早就被和朋友长得一模一样的红衣人杀掉,而且死状非常惨烈。



找来这里的艾迪一家,意识到事情已经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地步。


只能竭尽全力,和他们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打斗。



随后,他们打开电视机。


发现甚至是整个美国,都开始被这些影子一般的,手拉手穿着红衣服的人群所占领……

 


据电视记者报道,这群仿佛克隆人似的红衣人,被看到是从下水道里钻出来的。


他们不会说话,只是一直手持金色剪刀追杀本来生活在地面上,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


只要杀死了对方以后,红衣人就会像完成任务一样,走到人群中,和自己的同伴们手拉手站立。


 

问题来了,这些影子一般的红衣人,到底是如何被制造出来的?他们又为什么存在?


直到女主人公艾迪鼓起了勇气,又回到沙滩上那间鬼屋,跟随自己的影子走到了地下深处,才揭晓了答案。


剧透预警:



原来,这恐怖的一切都源于美国政府一项不为人知的实验。当年,政府采取手段克隆国家公民,企图在公民和克隆人之间建立羁绊系统。


在这个系统之中,克隆人会像影子一样,不断模仿地上公民的行为举止。



地上的人玩游戏打靶子,克隆人就在地下空间站里砸墙。



地上的人做旋转飞机,克隆人只能在一间小房子里原地转圈。



地上的人在欢声笑语吃汉堡大餐的时候,克隆人只能日复一日地啃噬生兔子。


他们不会说话,不能发声,只能按照系统指令生活......



如同《逃出绝命镇》中那个象征着种族歧视问题的虚构白人社区一样,《我们》中构建了一个更为离奇怪诞的世界。

 

导演借由人类对于自我分身的恐惧,杜撰出了一段都市恐怖传说:

 

在地表之上的人们生活在阳光下,享受着现实世界的一切美好的东西。


但在地表之下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也许存在着另一群被遗忘的群体,他们没有任何资源与物产,如同行尸走肉一样。

 


后来,美国政府的实验失败了,克隆人就被丢弃在了地下空间站。长期阴暗苦闷的生活,让在地下生存的克隆人渐渐有了逆反之心。


他们想要摆脱地下,只有一个办法——


杀掉地上的公民,摆脱他们的控制,建立属于自己的世界。



而这次行动的领头羊,就是这群克隆人里唯一会说话的,艾迪的影子


看到这里,也许你已经意识到,那个会说话的影子艾迪,其实就是多年前进入鬼屋里的艾迪本人!


所以小时候从鬼屋出来的那一段时间,影子艾迪不是被吓得不会说话,而是根本不会说话。


真正的艾迪,也因为多年生活在地下的无声世界,逐渐丧失了语言能力,所以说起话来比较磕巴。



正是因为如此,艾迪这些年来才一直提心吊胆。


她害怕的,是真正的艾迪从地下世界逃脱找上门来复仇。她更害怕,自己要再次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



因此在故事的最后,在地上生活了多年的影子艾迪,才会拼尽全力,红着眼无情虐杀了前来讨债的,真正的艾迪。


所以事成之后,影子的艾迪,不自觉的露出了得意又神秘的微笑......除过这个真假艾迪的反转,电影的结尾还有另一处反转,你们如果仔细看,应该不难发现。



从个电影我们不难看出,导演所植入的是——


对美国社会阶级对立和移民问题的影射。


生活在地底的「他们」和我们一样,拥有着同样的外貌,却别国家机器所抛弃。

 

在面临上层阶级中处于一种完全失语的状态,而他们的抗争也不过是,希望被世人看到他们的存在而已。

 


此外,电影还有一大看点,就是影片中涉及到了大量的致敬、影射和隐喻,我二刷之后又发现了很多。

 

首先是,影片中屡次出现的「11:11」的数字。

 

这四个数字互为镜像关系,同时指代了女主角多次看到的《旧约·耶利米书》第11章11节。

 

在《旧约》中,这一节原文为:

 

必使灾祸临到他们,是他们不能逃脱的。他们必向我哀求,我却不听。

 

这段话暗示了灾难的降临,也代表了影片情节转向黑暗恐怖的开始。



影片开场时,镜头专门对焦到了一则电视新闻。


新闻中报道了1986年美国的手拉手公益活动,当时这场活动的目的是为了援非,共有650万人参加。


整个活动期间,新闻报纸宣传的声势浩大,美国国民手拉手的队伍也浩浩荡荡。


但打脸的是,这次活动的筹款目标底线是5000万,可最后实际捐款的却仅仅只有1500万美元。

 


这个活动,正对应了克隆红衣人在杀完人之后手拉手站在街头的场面。


导演以此嘲讽了——


美国社会虽然表面「团结」,但背后却藏有更多不被看见的黑幕



白人家庭中双胞胎的死去的模样,则是致敬了经典恐怖电影《闪灵》



影片开头,艾迪的爸爸在游戏中获得了一件奖品T恤送给了女儿,中奖号码是一贯的11号。


而T恤上面印着的图案,则是迈克尔·杰克逊的一张有名专辑《Thriller》



可以看到,在专辑的海报上,迈克尔·杰克逊即是一身红衣。



红衣人们所使用的武器,是一把金色的剪刀。


剪刀象征着影片二元对立的主题,同时也暗示了红衣人与人类之间的关系。

 

就像一把剪刀一样,虽然两面都是刃,但却必须互相依存才能使用。

 


无论是地面上的公民还是底下的克隆人,无论是白人还是黑人,都没有本质上的差异。


大家共同追求的,不过都是能在地球上平等生存而已。


正如影片中红衣女人被问到自己身份的时候,她的回答一样:

 

We are Americans!(我们都是美国人)

 


联系到影片的英文片名US,直译为:我们。但同时也代表着美国 Unite State 的缩写,暗示——

 

这是一个不仅关于「我们」,也关乎于「美国」的故事。

 


相较于《逃出绝命镇》中的心理惊悚风格而言,这部《我们》无论是影片的故事格局还是创作野心,都要更为宏大。


导演乔丹·皮尔在影片中尝试将恐怖惊悚、宗教迷信、末日危机、种族歧视,乃至公益黑幕,政治寓言和科幻元素杂糅在一起,创作了这部蕴含着强烈社会思考的反套路恐怖片。


虽然影片的有些符号隐喻植入的过于刻意,但在惊悚情节的设计和对叙事节奏的掌控上,依然非常可圈可点。


看完后足以让人细思极恐,在屏幕前不自觉得起鸡皮疙瘩,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