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狂言Doggy

我,莱昂纳德,乱世枭雄

狂言Doggy 2019-07-21 17:27:00 阅 读 : 7160 点 赞 : 41





【本盒饭全文莱昂纳德第一人称】


我坐在桌前,桌对面的那个男人,名叫王重阳。


王重阳看我的眼神很热烈,相反我的眼神很飘忽。其实我很明白他的意思,无非就想拉我入伙嘛。果不其然,他开腔了。


“加入我们吧。”


我笑笑,不置可否。


“不必担心你的位置,我会在新赛季改打控卫,为你和那个浓眉大眼的家伙喂球。”王重阳顿了顿,指了指身旁的大个子。


“嗯。”我微微点了点头。


“也不必担心你在球队里的地位,我会让渡一些权力。”王重阳继续说道。“两年,最多两年,球队就是你的。”


看着他伸出两根手指,那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我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我会考虑的。”我点了点头,摆出那张招牌的,毫无感情的面孔。



另一支球队招募我的方式很神秘,也很低调,他们的管理层全体出动,绘制了美好蓝图,说的天花乱坠,甚至还高价制作视频短片助兴。当然我还是那个态度,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望着我喜怒不形于色的表现,那位德高望重,被视为联盟标志的老者,皱起了眉头。


“你究竟想要什么?”他单刀直入。


“最低限度,得给我配个搭档吧。”我终于开腔了,慢慢悠悠的说道。


其实相比王重阳的球队,我更中意这支球队。除了地处家乡外,这支球队有着郁郁葱葱的绿叶球员,上赛季他们便仰仗这抹绿挺进季后赛,并将勇士拖到第六局,进而为王朝勇最终崩盘弹奏序曲。但问题在于,光靠绿叶缺少红花,是不可能赢下些什么的。


我有着远大的志向与目标,我不愿为人作嫁衣也不愿屈居他人之下。因此我希望拥有一支属于我自己的,一支真正的球队。老者认真聆听了我的想法,挠了挠头,追问道。


“你需要一位怎样的搭档?”


我又一次用沉默应对。



其实就该这样,身为顶级球员,在主宰命运的同时,也不该过早暴露自己的底牌。很快,我的眼线便告诉我,老者掌舵的那支球队,开始在市场上频频出击。至于我,掏出手机,翻看通讯录,一个接一个的发送讯息。


有人婉拒了我,有人干脆没有回音。当然我有自己的原则,诸如库里、大湿或字母这些,我是不会去触碰的。一则自讨没趣,再则哪怕得手,也不好说地位究竟谁高谁低。正如我脑海所构画的那样,我希望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球队。而这句话的真实含义为————


我想当带头大哥。


手机突然震动了,打开一看,是来自俄克拉铁岭的号码。


我笑了,终于有人上钩了。



很快,我便说服了他,虽说我平日里沉默寡言,但自认为逻辑思维还不错。谁的家不在那儿呢?我在,他也在,尽管他仍有合同在身,不过我并不认为这会成为什么阻障,随后,一板一眼的告诉他。


“你只要提出申请就行,其余的,我来搞定。”


“真的?”那头秒回。


“真的。”我斩钉截铁。


边回复边收拾行礼,我得回北境一趟,历经五个小时长途跋涉,终于在那座城市落地。刚落地,便享受到至高无上的待遇。从接驾的高级SUF到天上的直升机,再到恭候在两旁,高喊“留下”、“留下”的球迷。恍然间,甚至产生了这样的幻觉:


“我会留在这里,然后签下一份长期合同,一人一城坚守下去。”


这个荒唐的念头一闪即逝,刹那而已,便完成自我否定。我拿钱,我办事,我为这座城市带来队史第一座总冠军,根本两不相欠,何必怀揣感恩的念头呢?车停了下来,酒店门口,那位精明强干的黑人总经理,早已等候多时。



“留下吧。”第一句便是开门见山。


“我有点儿累,休息会儿再说吧。”


独处豪华套房内,我与编纂了这么一条短信。


“不管用什么方法,搞定俄克拉铁岭的那个男人,我已经说服他了。”


“好!!!”那头秒回,并加了三个惊叹号。


“如果搞不定,后果你懂。”


那头沉默了。


短短十个字,却极具威慑力。之后与北境的会面,我东拉西扯,侃侃而谈,一会儿说到天气预报,一会儿说到国际局势,那位精明强干的总经理听着听着,忍不住打断了我的发言。


“咱直截了当点儿吧,如果留下,需要什么条件?在尽可能的范围内,我们都能满足。”


“嗯,我全都要。”


“明白了,明白了。”那位黑人总经理长叹一声,起身,伸出手。“很荣幸能拥有过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故作惊讶,做戏的最高境界,便是得把自己也给演进去。



范乔丹的哥哥随后赶来,提出要给我股份,这是笔不小的数字,我表示十分感动。但与此同时,我的眼线通知我,那支球队与俄克拉铁岭的谈判已然十分深入,不过仍未达成协议。


我又一次掏出手机,熟练的编纂了两条短信。一条是,“请推迟,别问为什么。”


另一条则是,“再给你最后两小时。”


俩小时后,成了。至于付出多少代价,送出多少秀权,与我无关。我得偿所愿,拥有一位强力搭档,拥有一群优质角色,拥有理论上全联盟最具实力的阵容。当然最最重要的是,我是这支球队里,毋庸置疑的大哥大。


至于王重阳得知真相后的“别再耍我”,各大社交平台上的口诛笔伐,以及媒体人如温德霍斯特爆料的所谓“耍了这个耍了那个”,其实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完美达成了目的,实现了目标。回家、争冠、当大哥,我全都要。先前我就说过,我既不为球迷,也不为记者,更不为成就他人而打球,又何必在于世俗的眼光?与那纷纷扰扰的舆论呢?


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至于接下去的目标,清晰且直白,再战江湖,再夺一冠。


当一个人成为独赢通吃,站的高高在上时,你先前所做的一切都不足为道,都能被统统洗白。


江湖铁律,成王败寇,而我,早就看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