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 / HUGO

她,15岁,在深圳,要干掉一半同龄人

HUGO 2019-07-17 23:47:41 阅 读 : 6338 点 赞 : 318

最近暑假,我发现很多旅游的地方都没什么小朋友。以前我们暑假的时候,都是各种玩,结果我阿姨来了一句,哪有时间玩!果姐阿姨的女儿,我看了一下她的暑假日程单,没错,排得满满一页,周一学英语,周二钢琴,周三数学,周四马术,周五芭蕾舞,周六书法...真的,我觉得完全不比总统的行程差。现在的孩子真的都太拼了,关键家长也很拼。我每天看着我叔叔阿姨风风火火轮流带着女儿,听我说了一句家长什么样,孩子以后就是什么样。我叔叔甚至自己都考出了马术证......为什么这么拼,因为阿姨说孩子要去好学校至少要干掉一半的同龄人,今天这篇文章,来自一位深圳的父亲,我看完之后,决定有了孩子之后少打麻将





儿子小学三年级时,我接到班主任通知,去学校面谈。


叫家长一般都不是好事,我顿时忐忑不安。


班主任却很和蔼,说孩子不错,只是学习中等水平,可以再提升一下。


问我有没有报什么课外班,学习抓得紧不紧?


我也很坦诚,说没报课外班,基本上是放养,想让孩子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她笑了笑,突然问我:“你知道深圳中考的升学率是多少吗?


我一愣,心想,这不还有6年吗?我压根没想这事儿,当然也不知道了。


班主任拿出一张纸,上面有一个已经写好的数字:“50%”。


她的声音也变得高亢,“你知不知道,在深圳,只有一半的孩子可以上高中?


我摇摇头。


她接着说:“6年很快的,你们现在就必须努力!到时候才能超越一半的对手。




那次面谈的时间很长,班主任很负责任,讲了深圳教育的现状,我听得直冒冷汗。


回家后和太太商量,太太说孩子英语成绩最不好,先报个英语辅导班吧?


我同意,想了想说:“要不数学也一起报上吧,数学越到后期越重要。


太太同意,又说:“那语文呢?语文就不用补了吗?要不也加上吧.....”


我有点顾虑:“孩子的游泳训练还要坚持吗?


“当然要坚持了,都练了3年了......”


“那每周日的篮球训练呢?


“也要坚持,可以晒太阳,补钙......”


“那还有时间加这么多课吗?


后来,我们翻出孩子的日程表,腾挪移转,最终三门课都挤了进去,看着满满当当的日程表,我俩长长出了口气。



各位读者,千万别惊讶,我家孩子的课外班和周围的朋友相比,仅仅是中等水平。


身边很多人对孩子的安排,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最牛的一位,不但三门主科在上补习班,还有剑桥英语、国学教育、机器人、小提琴、足球、美术、国际象棋的课程,那妈妈成了专业司机,天天拉在着孩子在各个补习班之间赶场。


前段时间,朋友圈疯传王健林的行程表,那位宝妈看罢,冷笑一声,说:


“这算啥,和我儿子也差不多......"




现在的家长有多拼?


你去校外辅导班瞧瞧就知道。


儿子三年级寒假开始上辅导班,那时我刚刚裸辞,有的是时间,怕孩子不适应,就和他一同去上。


到了教室才发现,里面一半都是家长。


孩子们在前排听讲,家长们在后排做笔记,以便课后辅导。


作为为数不多的父亲,自然吸引了不少母亲们的目光。


几天以后,一位母亲主动和我搭讪,问我是做什么行业的,怎么有时间天天陪孩子上课?


我不好意思说自己裸辞,于是编了个瞎话,说这个阶段对孩子很重要,我休了年假,专门来陪读。


那母亲一副崇拜的眼神,说:“你真是个有责任心的好父亲......”


课程中间,我去上厕所,经过一个角落,看到那母亲背影,她貌似在和老公打电话。


她带着哭腔说:“真不知道你天天在干嘛,孩子你管不管了?你知不知道,人家父亲专门休假来陪孩子上课!


你看,中国人的婚姻裂痕,不仅仅来自第三者,单就孩子的教育问题,都能把一对夫妻折腾的焦头烂额。




在深圳,教育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场,大家各自为政,只为最终赢得高考的胜利。


为了最后一击,我们必须蛰伏12年,达成三次跳跃。


想高考成功,你必须得有个好高中吧,再不济,你总要能上高中才行。


然而,2018年深圳高中录取率仅有48%。


为了成为那48%的人,一定要进入一所好初中,为了进入好初中,得力争进入一个好小学。


于是,孩子们在场上真刀真枪,家长们在场下暗中较量。


有关系的动用关系,没关系的只有动用钱,当然这钱花的光明正大——买学区房。


因此,奇葩的事会涌现很多,且不说实验、红岭这些名校周边破旧两居室,早就突破1000万。


无论哪个区,但凡有个不太差的小学,周边的房价都能让你咂舌。


而且,更奇葩的是,深圳好的小学和好的初中都不挨着,也就是说,你解决了小学学区房还不行,你想上好初中,还要再买一个学区房。


这大概也是很多深圳人有两套房的原因。



有了学区房就高枕无忧吗?


还真不见得,有时无端会出现一些变数。


两年前,我一朋友,为了让孩子上重点初中,花了近千万买了套学区房,算下来积分有97分。


今年小升初时,本以为问题不大,可是看到积分线后,正好差了1分,妥妥的上不了,朋友的孩子只能分配到一个很差的学校。


那朋友,焦虑无比,到处求人,苦不堪言。


他对我说:“我能不为五斗米折腰,但特么的,为了学位,再怎么折腰都行啊。


听起来搞笑,其实挺凄凉的,这哥们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管理几万人,见识过各种大风大浪,现在却被一个学位折磨的狼狈不堪。


所以,你如果问我,如何快速击倒一个霸气的中年人?


和他谈谈孩子学位的事。




好学位如此之难,你可能会说:“只要孩子足够优秀,在哪个学校都一样。


这话没错,可是你孩子真能优秀到不受环境影响?


这种情况太少见了, 多数人都是群体效应的产物。


作家河森堡,曾在国家博物馆工作,他写过一篇文章。


博物馆应上级要求,给一些学校上历史讲座,他曾接待过两个学校,相比之下印象极为深刻。


第一个是北京郊外的一所中学,由于距离远,来博物馆时,已经晚了一个小时。


但老师竟提出要早走一小时,这样在博物馆的时间只有20分钟,河森堡问为什么这么急?


老师回答:“因为学校订了营养餐,要按时赶回去吃......”


河森堡非常惊讶,因为“营养餐”的价值在他们心中竟然比“博物馆专题课”高那么多。


而且,整个阶段,这些学生的表现极其糟糕,上过几次课后,很多同事都抱怨纷纷。


后来,又迎来了博物馆附近的一所重点小学,这帮学生并非上级要求,而是自愿来开眼界的,他们的表现完全碾压那些中学生。


整个课程,根本不用担心纪律的问题,学生甚至还懂得很多让讲师都不知道的知识。


到了饭点,课程还没结束,讲师提醒要不要先去吃饭,但所有的小朋友都要求继续上课......


河森堡感慨到,那个重点小学是北京最好的学校,聚集了北京最优秀的孩子,这种氛围,自然让你想不努力都不行。


而那所中学,排名靠后,大家慵慵懒懒,想努力的人也难免被感染。


想想也是啊,老师和同学们都要赶回吃“营养餐”,你却说你想多学点知识,要留下来,和多数人唱反调,这现实吗?



承认吧,环境就是一个大染缸,无论你本色啥样,最终无法摆脱统一的色调。


群体中,朝夕相处,磁场共振,你也难逃被同化的命运。


所谓的“出淤泥而不染”,不过是个神话。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才是现实。


真的,你身边是什么样的人,太重要了。




我真不是在贩卖焦虑,只是想告诉你我所看到的真相,以及我的体会。


现在的教育,就是孩子和家长的共同战场。


家长要舍命提供一切可以提供的后勤保障,还要时刻紧盯孩子,一点不能放松。


除非你家孩子天赋异禀,否则千万别佛系,搞什么放养式教育。


也千万别欺骗自己,相信学历不重要的鬼话。


一位读者的留言


小学毕业的王二狗,做生意赚了千万,这类故事固然吸引人,可都是小概率事件,你家孩子碰上的可能性还真不大。


真实情况却是,上市公司中,84%的高管都拥有高学历,48%出身于985名校。


一份500名上市公司高管的教育程度调查报告  


你看,在这个时代,想草根逆袭,学习仍然是唯一的通道。


你可能会说,不指望孩子坐那么高的位置。


好吧,即便如此,你总想让孩子生活好点吧,以下是一份中国学历和收入关联报告的数据。



报告中,把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收入,和高中文化程度的收入,做了一个比较,两者竟然有2.5倍的差距。


根据薪酬数据统计显示,大专及本科的平均入职月收入在5429元左右,你可以算算,仅仅高中文化程度的收入才多少?


你觉得这点收入,能让孩子幸福吗?


我也是由佛系父亲转变而来的,不妨把话挑明,那些崇尚放养式教育的父母,难道真得是认可这种教育理念?


摸着良心讲,多少人只不过是为懒惰找借口而已。


是啊,上班累了一天,谁不想刷两部韩剧,吃两把鸡放松一下?


而辅导孩子这种事,如此痛苦,如此抓狂,人的本能就是逃避啊。



可是,听我一声劝,一定要挺住,因为一半的同龄人都是孩子的对手,而这一半孩子的家长,就是你的对手。


别人在用心辅导,你在刷手机,无异于别人在磨刀,而你在睡觉,就问你担不担心?恐不恐惧?


这个时代就是这样,别人都在舍命狂奔时,你跑慢了都是一种后退,更别说原地不动了。


一天晚上,我去四川大厦接孩子,众多教育机构都盘踞在这里。


已经10点多,晚班地铁即将开来,扶手电梯下来,满眼都是刚下补习课的学生和家长。


他们都还精神抖擞,或是聊着课上的内容,或是复习手中的材料。



我拍下这张照片,好时刻提醒自己,深圳的孩子和家长到底有多拼。




我知道,这篇文章会带给你无形的压力,也会心生“这世界怎么了”的疑问。


然而,社会经验告诉我,对于一个既定现状,最好的办法是接受并适应。


儿子一年级时,第一次考试,考了70多分,我很生气,训了他。


他哭得稀里哗啦,我不忍心,劝他下次努力,他还一直哭,我问他为什么?


他哽咽地问我:“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考试这回事?


我用一些幼稚的话来安慰他,但我也明白他真正的困惑,考试对他来说,就是个边界线,无忧无虑的童话世界宣告结束,人生的残酷不期而遇。



可是,这个世界不就是这样吗?我们都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