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 / 天府泰剧

恰巧我想成为你的全世界!

天府泰剧 2019-07-10 15:20:30 阅 读 : 6724 点 赞 : 255

第十一章     

                 

耍脾气也是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

因为上课时间到了,我和Ann学长的争论也就暂停了。要不然一定要跟他一战到底,让他看看谁才会赢,我的朋友也出来帮我,考虑到绅士风度和礼貌,拉着朋友组团争吵不是男子汉的作风,所以我就一个人跟Ann吵得吐沫星子乱飞。

我对Third一直来回摆弄盘里的饭看着我们争吵不休的样子表示很同情。

一切如常,根据我几次不经意的观察,如果我想制造坐在Third旁边的机会,需要让他先选座位,然后我计划着跟在我那三个朋友的后面进入教室。

当我看到Third已经按照我预想的坐下后,TwoBone这两个人转过头来看着我好像已经看穿了我的想法,帮着我这个腿骨折走路一瘸一拐的可怜人制造机会,让我走进了队伍然后慢慢的坐在了我亲密朋友的旁边。

Third转过头来看见我,张嘴好像正要说些什么,我赶紧不要脸的先发制人打断了他的话,说:“我腿疼,不想多走动,可以坐在这里吗?”我假装做出委屈巴巴的样子说道。

“我又没说不让坐。”他漫不经心地回答道。

“但刚才看着你想先说些什么呢。”

“没有啊。”嘴硬!

上次亲吻的时候嘴不还挺软的嘛,真想再试一次是不是还是那么软。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我们要开始上课了,现在我们开始点名krittipong...”这一科课程的老师让我们安静下来,每个人领了各自的上课资料准备听课,但是我也不是在很认真的听讲,因为我一直在注意我旁边的这个人!

“今天的这节课呢,我们继续讲screenplayshooting script还有storyboard,有谁知道Screenplay是什么吗?”

教室里鸦雀无声,老师在班级前面拿着麦克风正在用眼神扫视全班看谁敢回答,然而那个人就是Third,哇哦~我媳妇真是勇者,真是聪明,真是跟我一点都不像。

Dechapon觉得是什么意思。”

“它是由画面和台词组成的,也就是脚本(Script)和主序列(Master scene)或者剧本(Scenario)的意思。”

“回答正确,那Shooting script呢,总结出来也是跟上者同样的意思对吗,那和Screenplay相比较有什么区别吗?”

这个我会!关于拍摄的事情当然要我来。

“怎么说。”

“它是拍摄的章节,它们的区别在于它们的摄像机的摆放位置以远近景拍摄一个段落还有其他的一些效果写进了剧本里。”

“变得更聪明了呢,khunpol。”老师笑着夸奖我。

“因为正好我有了学习的动力。”

“哟哟哟哟哟哟。”

好害羞哦,我的朋友TwoBone带头全班同学一起起哄调侃我,感觉又有了像小时候一样骄傲的感觉。谁都想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自己优秀的一面,现在Third肯定在心里暗暗称赞我呢。

今天的课程充满了乐趣。对于学电影学课程的学生来说,有些时候会很焦虑或者有时候学的东西又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在课堂上老师和学生会来回问问题,直到当投影仪在屏幕上投出一张图像。

“如果看这张图片你们会觉得它是什么样的,跟随你们的想法来回答。”

在屏幕上投影出来的是一枝粉色玫瑰,因为我想在Third心里树立我很帅气的形象,我的大脑一冲动就把手举了起来。

“像爱情。”

“哇哦哦哦哦哦。”朋友们的起哄声充斥了整个教室,我小声地咳嗽了下接着说。

“爱情就像玫瑰,美丽但是带刺,即使我们知道如果碰到它就会很棘手很痛,就像爱情一样,还是忍不住想去了解它拥有它。”

“真肉麻。”Two吐槽道。其他听见的人都想起来抽我的嘴巴。

“诶~回答的像是70年代的电影,但是老师呢要告诉Khunpon一件事,在图片里的玫瑰的品种是没有刺哦。”

“哈哈!蠢货!”

卧槽!白说了这么长时间。

“在写剧本的时候这是一个问题需要注意,那就是多去学习和保持专注,去注意每一个细节即便是一个标点符号,明白我说的吗?”

“明白了。”笑声还没有停止的迹象,直到老师停止说这件事了,但Third看我那种滑稽的眼神让我感觉没有比这心痛的了。

呲呲呲呲,真是疼到了心坎里。

“有时候呢爱情就像狗虱子,对吧朋友。”死Bone这时候说话。

“为什么啊。”Two快速得接下这个梗。

“就是不光自己感觉难受,还让别让人感到厌烦。”

“吼吼,那这样的话不只是狗,它的头也是脏的。”

卧槽!尴尬得我脸都没地儿放了。

Third你笑什么笑。”现在我的注意力根本没在我的两个朋友身上,因为我更在意这个坐在我右手边的人。

“没有,我笑了吗?”

“你不用假装了,人家也说了这是老师的错。”

“但是如果错的离谱了,就是笨蛋了。”

“那变成笨蛋也行。”

“不跟我犟了吗?”Third挑眉不太像他平时的风格地问。

“你想让我成为什么我就变成什么好了。”

....

恰巧我想成为你的全世界。”

嘭!这个笑话应该可以吧

“诶Kai!”

“嗯哼。”

“那你给我变成尿壶,我想吐。”

卧槽!Dechapon,你就没有什么事为我激动过的嘛,都到这地步了,最后只有我死乞白咧的停留在原地唱独角戏,还开始往后退步。

想起这件事就心酸...

今天放学之后,Third得负责照顾我带我去医院清理伤口,比较幸运的是,因为去的是市立医院,不用为了病人多排队这件事头疼,还能说服我的这位亲密朋友跟我一起进诊疗室。

护士过来负责帮我清理伤口,过了一会我坐着轮椅拉着他那白白嫩嫩的手一起进了诊疗室,,然后停在了我的诊治医生面前。

“听护士说病人不听话。”

“我做错什么了吗?”

“伤口是不是碰水了?”果然被问了。

“我不是故意的,因为没有人照顾所以处理起来比较困难。”我一边说一边假装做出可怜巴巴的样子,就算是在Third面前锻炼一下戏精技能好了。

“家里没人吗?”

“因为上大学的缘故,我一个人在公寓里住,所以家里人不能时时刻刻照顾我,但是...”在我继续说下去之前,我扭过头去看向我旁边的人,说道:“但是我有好朋友在。”

“就是TwoBone啊。”旁边的人赶紧接下话茬。

“他们才不像你一样好嘛,那两个人除了能做让我头疼的事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干。”说真的,他们其实能帮到我,只不过是我更想让Third来照顾我罢了。

“那你让我怎么做,搬你那去伺候你嘛。”

“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

“医生,你看我朋友,以后我就这样直接洗澡可以吗?“我转过头看向这个年纪有些大了的医生,他大概已经觉得这个房间已经成为我和Third用来斗嘴的地方了。

“应该不太好,需要忍耐一下,这段时间尽量不要让伤口碰到水就行,过了清理伤口的阶段就会好很多。”

“没有人照顾的话,我当然需要多注意下,就是这段时间因为腿骨折哪都不能去了。”

“那不要抛弃朋友啊,要互相鼓励。”这个时候医生转过头看向Third,他不太情愿的眨了眨眼应下。

“医生,他好敷衍啊。”有什么问题只要到了床上就能解决了,开玩笑

“再过三个月,骨头就会愈合了。”

“身体上的伤口会好,可心里的伤口什么时候才会好啊。”

“我真是为你头疼啊。”医生说。

“但我比较同情我朋友,不想让他每天起那么早来接送我。”

“那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起起床去上学对吗?”医生像是帮我制造机会,脸上就差写着问我满足了嘛的字了。

啊哈!真是我的救命福星啊。

“对的,Third啊,你看医生都说了你应该搬过来照顾我。“我转过头压迫性地看向旁边这个人,他没有丝毫犹豫想都没想地就回答说。

“让你的女孩来照顾你咯。“

“跟你说了都分了。“

“那你就找个新的,以前那么多人来要你的LINE,赶紧给她们了就有人来照顾你了也不用再麻烦我了。“

“她们不是你,我只想麻烦你,懂了么?“

“呃要不要你们先处理清楚,我现在出去给你们腾地方。“医生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我和Third被暗示的停止了斗嘴,但是在心里这件事还没结束,这时候护士推着我的出了诊疗室,我的这位亲密朋友也在皱着眉头看我。

“你如果不想让我跟你回去你就说,我自己打出租车回去。”话已经被轻率地说出去了。

这些话也不知道我从哪个电影里看到过,但是如果Third真的自己开车回去就完犊子了,但也希望他能看在和我这腿折了的人之间仅留的一点友情份上送我回去。

“要打电话叫车吗?“果然,唉。

“现在打出租车也不安全,有时候又是送车,又是加气,让他去哪他又不肯去,我又得忍受腿上的痛又得忍受他们的麻烦。“

“那我帮你叫Grab。“

“有时候长得奇怪的人也不能信啊,前几天还看到乘车的人被害的新闻呢。“

“那我给你姐打电话让她来接你好了。“

Clear现在那么粘着她男朋友,打过去打扰她肯定会被骂的。“

“要不你妈或者爸爸来接你?“

“他们年纪大了,怎么能让他们在现在这个时间出来呢,路上车那么多不安全。“我听见Third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低头看向坐在轮椅上的我,停止了都快一分钟了才说。

“也就是说你想跟我一起回去。“

“呃。“

“就这样啊,绕这么大圈子说这么多,一点都不酷。”因为喜欢你啊,我还没追过谁到这种地步。

在家里爸妈都很宠我,从小我想要什么爸妈都会给我,所有事情不用花费多少力气就会轻易得到。

但是这一辈子总有一些事是想要认真去做想得到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心里就先立下了目标,目标就是一定要赢得Third心,虽然现在目标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因为这个时候我还是先想想怎么打开Third的心门好了,这真的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难解决的事了。

像往常一样,诶Third就是我的专职司机带我去任何地方,我赶紧跟着坐进了车里,准备原路返回大学,因为今天有这个月的第一次小组作业需要做,又要选音乐,又要剪辑视频还有校对,也可以说这是需要认真对待的课题。

“不要切我的歌。”我旁边人的声音在安静了有一会的的车里响起,这时我的手刚好碰到切歌键准备换歌。

“还没来得及要干什么呢,为什么脾气这么大。”我只过是摸了摸而已嘛

“我正在听歌,不要烦我。”

“我什么都没说啊除了调戏他了一些事情,也许是夸他觉得他愈发可爱了的这件事吧。

“为什么你的手那么白?”

“不要打扰我。”

“你的眼睛也好漂亮,和哥哥在一起好不好啊。”

“停止你的四处留情吧你。”Third瞥了我一眼之后又赶紧转移视线看向路前方。

“已经改了。”

“你现在就还在做。”、

“这个不是花心,我是认真的。”

“玩伴吗?”

“在一起玩了两年多了,已经感到无聊了,想停止玩了。”

想用照顾来代替。“

“你自己都自身难保呢。“

“那我们就互相照顾好了。“

我不想拥有十几年后再见面只是一起再拍张合照的记忆,我想让我们两个可以拥有共同的记忆,即使没有照片可以留下,每天见面也可能会觉得厌烦,但到那个时候我们肯定会特别在乎对方。

车在路上开到了八十公里的时速,一路上音乐一直在耳边环绕,我也没有再说什么话,有点像...各自在想各自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我不知道在Third的未来里有没有我的位置,但对我来说….

他是我想象的未来里必不可少的角色,并且希望可以成真。

今天排练室里的气氛很热闹,这是第一次各个团队的工作人员聚集在一起,有录音组,灯光组,摄影组,即使只来了百分之三十的人也很好了。

Kai!Kai弟弟。“我跟在Third的后面一只脚刚踏进教室,就听见Team姐大声做作地呼唤我的名字,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激动的表情,有好几个演员围在电脑前好像在做着一些有趣的事情。

Kai快过来一下,我们正在跟其他人连线直播呢。“

“我已经不是男主角了。“

“就过来跟大家解释一下,你的粉丝很担心你。“我转过头看向Third表示询问,他敷衍地点了点头表示回答。现在我去哪要先问一下媳妇儿,我拄着拐杖走向大四的学长学姐和一些新来的演员师弟师妹然后正好停在了电脑屏幕前。

Kai,这是来替你出演男主角的大一的学弟,Faan。“

“学长你好。“他双手合十来向我行礼,他长得还挺不错的,身材又好,个子又高,一开始来面试男主角的人里也没有他,也不知道Baibuo姐从哪找来的。

“其他人,先出去排练吧,如果Kai直播完了,姐姐再叫你们哈。“现在的局面演变成了,我一来所有人都走了。

Kai先坐下吧,其他人已经跟观众互动结束了,我先跟你说几个问题你准备一下,然后再回答观众哈。“我挪了下身体坐在了旁边空着的第一个位置上,最后我看见我的脸跟照镜子似的出现在电脑屏幕里。

Baibuo姐没有入镜,她在电脑后面帮我举着台本,还有在此之前没有人来告诉我说今天有直播,这让我有些害怕Baibuo姐会不会问一些下流的问题让我回答,因为她知道我的好多小秘密。

“介绍一下自己吧。”大四学姐的声音从屏幕里传来,于是我向屏幕里的每一个人问了好。

“大家好,我是Kaikhunpon。“

“有很多人好奇,为什么突然换了男主角,还是这本身就是提前设计好的。“Perm哥你老是把这么棘手的问题丢给这么帅气的我来回答,你迟早会被你爸打断腿的。

“因为最近出了事故的缘故,腿断了这几个月都要带着夹板,很抱歉让大家失望了。”一条接着一条的评论弹出来填满了屏幕,有表示担心的,有骂我的,两边争吵的不相上下。

先擦擦汗。

“如果再有机会可以出演话剧的话,想饰演谁?”在我回答完第一个问题之后,这个问题紧接而来。

“成为编剧的男朋友。”

!“

“我的意思是如果和编剧是情侣的话他就可以把我塑造成很帅很优秀的形象。“

“奥奥奥~。”我用开玩笑的语气回答,只有Baibuo姐用口型示意我说为什么要这么回答。

Kai的座右铭是什么?“

“即使我蠢了点,但是我还是秀色可餐。“

一个贱人!

“懂了懂了。”就在此时一条条弹幕似的评论连番轰炸过来,不是夸赞哦,大多都是骂我的,其中还有一些旧情人的评论,一些新关注我的人评论的也很多,比如那些没见过我被我的颜值所吸引的。“

我的问题问完了,还剩下十分钟的时间,还有谁想问什么问题就提问吧。”说是此那时快,一条条问题弹出来,我就只从中挑了几个问题来回答,还有几个问题是我最不想回答的,就是那些前女友问的问题。

‘以后还能在酒吧里遇到Kai学长吗?‘

“见不着了,腿折了医生叮嘱让我忌口。“

Kai学长给我们推荐一下你喜欢看的电影吧。‘

StarWars

‘爪哇去哪了。‘

“送去修理了,还在修理厂。“

Kai好好照顾自己哦,很担心你,希望早日康复呀。‘

“听到你的鼓励一定会好的很快的。“

‘腿疼成这样,需不需要我帮忙接送呀。’

“正好已经有人来帮忙了。“说完我就看向那个正在抱着双臂和舞台导演Chant站在一起说话的人,在我的眼里Chant就跟Ann一样都被我当成情敌来看待,所以看见他们在一起说话就心烦。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一点动静都没有!

‘以后我们还能在哪里遇到你啊,酒吧也不去了。’

“来传媒系的教学楼,随时都能在这找到我。”

“你们的恶人组超级酷的,当然除了Bone学长。‘

“去自己告诉他,最近看他有些口吃。”

‘在恶人帮里你跟谁的关系最好。’

DechaponThird…”

没有刺的玫瑰像什么来着。‘

“吼!卧槽!”

这时笑声从房间的后面传来,跟我在同一个系的朋友们站在一起围成一个团,我估计他们在调侃我的这件事上有着共同的乐趣。当然了,不去在意他们了,这件事让我心烦得很。

问题不停地弹出来,问得全都是关于我的感情的问题,是我的错,当时没有任何解释就断了联系,当时这种事发生的太多了,还有的是当时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认真,所以我很容易的就能全身而退,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容易

为了避免以后再有这类问题的发生,今天我就要把这些问题全答完。‘

Kai有女朋友了吗?‘

“还没有。“

‘那为什么把我的电话号码和LINE都拉黑了?‘

“已经分手了,正好我也遇到喜欢想认真对待的人了。“

‘你信关于算命的事情嘛。’

“不信。”

‘那个你想认真对待的人是谁啊。’

“不告诉你。“

‘人家说如果叠星星到一定的数量然后送给你喜欢的那个人,愿望就会实现。’

“人家是谁?我不会叠星星啊,我也不是一个细致的人。“

我就一直往下回答,直到看见这个问题

‘有和你喜欢的人做过像电影里’亲密朋友‘的十秒钟游戏吗?‘

“没有啊。”

就是在电影‘亲密朋友‘里面有人说,在心里从一数到十去唤醒一个正在睡着的人,如果那个人醒来了就意味着他也喜欢你。

‘玩吧玩吧。‘

“现在这里没有人在睡觉啊。“

‘玩一次让我们看看嘛。‘

“真倔,正好也快没时间了,那就数着当作倒计时好了。“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我暗暗想着为什么要来玩这种沙雕游戏,真的很弱智诶。

“一…”我的目光还要直视屏幕,而且数的速度快于平常。

又有很多评论弹了出来,就像帮忙一起数,呵!还挺好玩。

“六

我们一定要这么严肃嘛。

“八。”

谁信才是真疯了。

“九。”

Kai,已经十分钟了。“

我立马抬头看向刚才声音传过来的地方,这时就看见Third的脸映在了电脑屏幕里面,评论区里顿时炸了锅,即使是这样这个安安静静站着的人还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你替我数了十吗?”

“数什么数,Baibuo姐让我来告诉你时间到了,等一会让FarmPink来接替你。“说完便转身离去,全然不知刚才弹出来地那么多的评论里全都是他的名字

‘Third学长长长。‘

‘Third数了十,OMG(我的天呐)‘

‘这是真的吗,不不~~’

对于Third来说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是我喜欢Third

今天一天伴随着疲惫感同时又很充实的过去了,每个人都很辛苦,即便是TwoBone,他们也没少出力,真同情他们要一直举着摄像机直到胳膊酸麻,ThirdTeam在写剧本,有时候为了灭灭情敌的士气,当Ann走过来找Third的时候,我就中途跑去捣乱,其他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空闲的了。

从选音乐,剪辑音乐,测试声音,选滤镜,还有各种各样的杂乱事,连吃饭都是吃的统一发放的盒饭,到了能回家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九点了!腿折的人就该被这样对待嘛。

Third跟我一起上了电梯把我送到了我房间的门口,但是他一点都没有要迈进房间的意思,我有些尴尬得敞着房门站在门口。

“不进来吗?”

“不了。”这时他摇了摇头说。

“真的不留下来照顾我嘛。“我说话时带了一丝勾引的意味。

“卧槽,我都照顾你一整天了,让我歇歇吧。“

现在的我像是一个害羞的孩子情窦初开,一般情况下我看谁可爱早就下手了,但是这次我连手都不敢碰,唔诶唔诶~

“那不要睡太晚啊,小心眼睛凹陷。”我又返身回来。

“你也不要让你的伤口碰到水。”

“睡觉之前把头发擦干,你老是懒得弄。”

“你也要走路小心,不要让腿撞到床角,要不然腿就废了。”

“明天早上醒了来接我的时候,不用开车开得太快哦。“

“如果明天来的晚一些的话要按时吃饭。“

“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了。“

“呃呃。”

“明天见。”

“明天见

“到了给我打个电话。”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看着Third正在往电梯方向走着背对着我挥了挥手并没有回答什么,直到身影消失出我的视线范围。

我小心翼翼地洗了澡换了衣服,慢慢地躺在了床上打开电视看综艺节目,我不是一个经常看电视的人,以前也都只是看电影,即使眼睛困的都已经快睁不开了还是一直在留意着放在旁边的手机怕错过任何一个讯息。

想打电话过去问问他在干嘛要睡了嘛,但是又怕会把他吵醒,只有我一个人在思来想去,直到内心沉重到承受不了的时候,我拨打给了Bone

电话响起没几声,那边就接了起来。

「怎么了,你空虚寂寞冷了嘛」卧槽,他脑子里想的都是一些龌蹉事,算了,他爱怎么想怎么想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打给你是想问你Third回去了嘛,他现在都还没给我回电话说他到了,我有些担心。“我的问题像机关枪似的说出来又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回答。

「呃我也不知道。」

“你跟他住在同一个公寓楼,怎么能不知道呢。“

Kai,在同一个公寓又不是在同一个楼层,停车之后就各走各的了好嘛。」

“怎么办啊,不敢打电话过去打扰他啊。”

「等一下我帮你问问Two。」说完那边就安静了,还好Two的房间和Third隔得很近,同时他也是唯一一个让Third可以敞开心扉的人,所以他一定知道点什么。

「哈喽?」

“嗯你说。”

「他在Two房间看电影呢,要和他说话吗?」

“卧槽真的吗,我还没准备好,有些紧张。”

「你有什么话自己去跟他说吧。」我的心砰砰的跳着,从来没有想过的是,我和Third做好朋友的两年来会有这么强烈想要表达的感情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平时见面就激动得不行,现在在电话里我脑子都快炸了。

「喂」哇哇哇哇哇,看来他知道是谁了。

怎么才能平复下来激动的心情,唱歌行不行啊,对,唱歌

“和我高飞,理想满心,哈姆共你。无迹天边,放胆去飞,哈姆伴你。”

“最好吃的东西是瓜子。“

「我应该怎么回答。」最后我收到的是对我的刚才的表现觉得无聊至极的回答,我的心瞬间凉了,不过还好的是心情平复下来了一点。

“为什么不告诉我说你到了,你知不知道有人在担心你。”想起来我给Bone打电话的来意,我就赶紧直切主题。

Two说你已经知道了。」

“什么已经知道了,我什么都还不知道。”诶Two,你这个黑心朋友!

他给我的心泼了好几次冷水了,弄的我心烦意乱的,从这次就能看出来,只有我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真是让人火大,转过身看见遥控器就想把它扔到地上。

「呃到了,我能挂了嘛。」

“你已经洗完澡了?”我继续没话找话。

「洗完了,正在跟Two一起看电影呢。」

“今晚睡哪,睡沙发还是睡他床上。“

「床上。」

“回你房间睡吧。”

「你搞什么啊你。」

“那你们在看什么呢。“

FiftyShades of Gray (五十度灰)」回答的声音不是Third的,是房间主人的,现在我真想跑去他公寓,狠狠揍他一顿然后再看看他们在看什么鬼电影!

“诶Two你个畜生,你赶紧关了电影赶Third回他房里睡觉。“好好说话的时候他不会听,非得强制命令他才有可能做。

「什么啊你,Third想看电影。」

“看什么鬼电影,明天早上还有课要早起赶紧散了吧。“

「明天下午才有课呢,有的是时间睡觉,没什么事的话就这样啊。」

Two你个畜生不要挂电话,就这样放在旁边要不然我现在就坐出租车去揍你。“

「呃!好!那你先问问Bone好了,这是他的手机.

Bone肯定会答应的,我让他也留在了房间里,扬声器也打开了,然后我带上耳机由看电视改成听手机那边的动静。

相比之从前,Third的话变少了很多,以前总是叽叽喳喳不停。以前这种情况也就只会发生在两人一起看鬼片的时候。

时钟滴答滴答转动到了将近十二点,嘟嘟嘟,电话被挂断了,我有些吃惊然后试图拨打回去但是那边没接受,我有些闷闷不乐,过了一会那个电话号码又以视频通话的方式拨打过来,出现在屏幕里的第一个画面便是那两人。

“你们玩什么呢,为什么把我电话挂了。”

「嘘嘘…!他在我床上睡着了,哼哼。」他小声的回答,在镜头里Third已经睡着了。

“可能有些累了,你不要去打扰他。“

「这是我的床好吗?!」

“现在是Third的床了,你去睡外面的沙发吧。“

「声明一下,我们平常都是睡一张床的。」

“烦人。”

「羡慕嫉妒恨了吧,没在一起就这样,啊哦       ~」明天我要揍的第一个人就是诶Two,下一个就是Bone,我要打他们打到嘴角出血,让我这么嫉妒又不能说出来要不然的话多没面子。

“不要去烦他,让他好好睡。”

「呵,快没电了,还有别的事嘛。」镜头还聚焦在那个睡着的人的脸上,我真的是感觉每次见他都会心动,即使是在屏幕里也会。

“晚安呀,Third…”

为什么这么可爱。”

能不能追你呀。“

「不行,他是我朋友,赶紧滚远远的,」

在要挂断电话之前的最后一个画面不是Third那张白白嫩嫩的脸庞,而是Two的脚突然出现在屏幕里,气的我把枕头都扔到床底下去了。

真是搞不懂为什么老是不让我省心。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一切正常,不太正常的是我腿上打的石膏让我各种行动不便,现在的这种状态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多麻烦,这辈子真的不想再试一次了,腿也骨折了,摩托车也坏了,又被爸妈责怪了,现在我的生活里还剩下什么好的啊。

我把腿慢慢地挪下床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向卫生间,小心翼翼地清洗,以前洗完澡还会擦身体乳喷香水,现在能自己成功得洗完澡穿上衣服我就谢天谢地了。

平常的早餐我会选择吃面包喝牛奶,有时候也会温一温吃以前妈妈来的时候给我买的放在冰箱里的食物。但是

因为腿骨折的缘故,最近一直在吃以前留下的,也没有买来新的食物囤在冰箱里,今天早上面包盒饭什么都没有了,早上不吃早餐的话我的胃可受不了。

我又懒的下去买东西然后再爬上来,而且现在我还没收拾好,上衣还没穿,裤子也只穿了个打底短裤,现在的形象简直一点都不符合传媒系人气偶像的称号。

我打开冰箱企图找一些食物来救命,找到两个鸡蛋和一根胡萝卜,要不我就试着尝尝胡萝卜,想到这我就立马展开行动把它拿出来洗干净,然后咬了一口。

哦吼这硬的程度石头都得叫他声大哥,卧槽它不仅很硬还很难吃。

我怕吃了之后以后某天肠子会紧缩,所以我把希望放在了冰箱里还剩下的俩个鸡蛋的身上,都已经到这地步了,那就试试把它们煎了好了。

我是一个对烹饪毫无经验的人,我能存活到现在都是靠那些可以靠热水就能熟还有微波炉打热就能吃的食物,如果让我做到煮啊蒸啊真的是不可能。

但是今天我就要试一试。

现在房间里有煤气,还有一小瓶食用油和两个鸡蛋可以用,准备先把第一个鸡蛋煎了试试看。

我先把油倒进锅里,然后把鸡蛋敲开放进去。

一点动静都没有,油也没溅起来鸡蛋还是整个透明的飘在上面,噢对了油还没热卧槽槽槽!

咚咚咚。

我在暗自骂自己蠢的时候听见敲门声响起,我关了煤气灶然后一瘸一拐地走去开门,感觉这条路像是走向天堂,因为Third已经在前方等我了。

Third。“

“嗯,你收拾好了吗?“第一个问题就被抛了过来,但是请你看看我现在这个状况好不好。

“还没呢,我正在煎鸡蛋。“

“你还会煎鸡蛋?“

“第一次尝试,但是它没熟。“我边说边走进厨房,心累得低头观察着还在油上飘着的鸡蛋。

“油还没热你就把鸡蛋倒进去,你是不是傻?”

“我也这么觉得。”

“鸡蛋也破了,蛋清蛋黄都融在一起了啊。”

“那该怎么办啊。“

“倒掉扔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把它们倒进了就近的水槽里,然后转过头来一脸正经的,又超级可爱的说:“等一下我给你做,你去坐着吧。”

“放黑胡椒哦。”

“知道了。”

“我还要番茄酱。”

“我是你佣人嘛?”我没有按照他吩咐的去坐着等,而是一脸期待的站在旁边看他认真做饭,我们恶人组有四个人,Third就是那个满足我们的胃需求的人,以前我从来没有注意过,但是现在如果每天都能这样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另外一个鸡蛋被放在了桌子山,卖相真的巨好,没有一点糊而且还是我最喜欢吃的那种熟度。

“你还能记得我喜欢吃熟蛋黄啊。“

“嗯,快吃吧。“

“黑胡椒的味道好香啊,还有番茄酱呢。‘

“都混到这地步了,口味还这么叼。”

“一起吃吗?”

“就这么点都不够你塞牙缝的了,赶紧吃吧,吃完好收拾去上学。”

“先坐下嘛,站着很累的。”我尽量让他听我的建议,就算Third再不情愿但还是听我坐了下来。

这个时候我才去开始去吃第一口,然后找话题跟他聊天。

“昨天晚上看电影了啊。”

“呃,和Two还有Bone一起看的。“我只记得那两个人在激烈地讨论剧情。

FiftyShade啊,你们怎么会想到看这个电影。“

“我又不像你那么没品位。“

“那在Two房间里睡到了几点。“

“早上。“

“以后不准再住别人的房间,如果夜深了要赶紧回房,“

“你以为你是我爸啊来命令我。“

“我可是令人喜爱的人。”

“这就是你能勾引到那么多女生的原因了吧,你还是回去继续当你的花心大萝卜吧。“

“哇,蛋黄真的没熟。“除了用上我的美男计和嘴巴甜的技能之外,我尝试用转移话题来掩饰我以前犯下的那些风流往事

“真是找事。“

“喜欢喜欢,真的特别好吃。“

“还有一点事就是,今天晚上我可能没办法送你回来了,不过我已经拜托Bone让他来代替我送你了。“

“什么意思。“我把拿在手里的叉子放下,抬起头来看向他,原本的好心情非得给我泼一次冷水。

Chant学长约我吃饭。“

“在哪,你今天不是有排练话剧嘛,怎么能擅自出去。“

“排练之后才去。“

“还有谁。“

“你问这个干嘛。“

“还有那个Ann学长对吗?“Third没有说话,我就觉得我肯定猜对了,真是搞不懂为什么我认真追他的时候总有人来捣乱,昨天就让我膈应了好几次了,今天还要约Third出去吃饭。

Third。“

“我要去哪干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情好嘛,你以前出去耍的时候也没见哪个朋友来干涉啊。“

“那我现在已经不玩了啊,以后我去哪你也可以管我啊。

“朋友不会越过线,不用多管闲事。“

我们俩从早上一直到晚上都没有再交流,每个人做着各自的事情,在话剧的排练室里,我还得帮助音响组做事情,不过我现在必须承认的是我的注意力根本没在工作上面,因为每次我看向Third的时候都看见他和Chant还有Ann呆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很膈应。

今天一整天我们都在冷战,面对这种情况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这种症状应该叫做什么,吃醋嘛,呃!我就是吃醋。

Faan,这个地方你应该走路的时候看向别处,然后再碰巧撞到女主角。”偶尔我也能听到一两声Baibuo姐指导的声音,她总是很有活力,我好像都没怎么见到过她感到疲倦的状态。

Chant学长一直专注于演员的举动上,我也在处理音响部的事情,但是ThirdAnn还是站在一起观看着男女主角的表演。

“等一下,Pink还没好,重来一遍。”Chant命令道。

男主角在剧里叫做Tin,女主角叫做Khaopod,每当别人叫她的时候就会喜欢叫很长时间的Poddddd直到口水都快流下来了才停下,他们俩第一次见面是在图书馆,这样的画面就像往常的言情剧里面一样,不太一样的是这一个镜头重拍了十次。

Faan再重来一遍。“

五分钟过去了

“还不行,Pink不要去看男主角,你们都要假装没看见对方,然后走出来。“拍摄时间越长,演员就会越紧张,Chant学长只好先暂停让大家中场休息。

Third,你是写女主角剧本的人,你来给学妹示范一下这个,Kai你来帮忙过来饰演一下男主角。“我腿还断着呢好嘛,但是我看见Third也得参与,就什么抱怨都没了。

连拐杖都没拿就屁颠屁颠地一瘸一拐走过去了。

“腿脚不便不影响,我只需要你表演出那种情绪,比如说很自然的表演出来走路没有看路的那种状态,Third你也是一样,给学弟学妹们示范一下。“一个体型像熊一样的男生说道。

Chant学长是一个聪明人,但今天他却很愚蠢,让我们两个互看不顺眼的人来表演。

Third,把剧本给我我帮你拿着。“Ann说完,我就赶紧把眼光盯上了剧本。

当然了,我肯定隐藏不住我那不满意的小心思。

FaanPink看好了啊。你们两个准备好了吗?“

“好了。“

“那开始吧。“

Third从另一个方向走过来,速度很快,我也朝着他的方向走过去,因为在表演的缘故,在我们走到我们交汇处之前谁都没有看谁,直到我的肩撞到Third的时候,我们的目光才有了交集。

“对不起。”我先说道。

“没关系。”他回答。在这之后我们需要分开然后擦身而过,而我不按剧情的发展,又用肩膀撞了他一次使他把目光又看向了我。

“呵诶,不好意思。”虽然我是故意的,但我赶紧向他道了歉。

Third为了对我乱改剧本的举动表示不满,转过身去像是要走向另一个方向,但把脚狠狠地踩上了我那只没有受伤的腿上的脚上。

“唔诶,对不起!踩到你脚了。”

你以为我这样的人会好糊弄嘛,然后我把手推了一下他的头同时用着极其做作的声音说:“不好意思啊,手误。”

“对不起对不起。”

但这个时候他又推了一下我的肩膀后面,要不是我的腿还有些力量支撑着我的身体,我早就摔下去脸着地了。

我转过脸来凝视着Third,看得我真的快要忍不住了,但他还是把脸慢慢地靠近过来声音因为距离越来越近而显得有些大声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一秒我猛地把脸靠近Third的,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场的每一位都在尖叫,不久我从不听话的人的嘴巴上离开然后欠揍的说道。

“不好意思。“

这次我是故意的。

 

 

      

未完待续……


更多章节可以在公众号里回复

恋爱传播学小说


更多章节请戳:

第七、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原:JittiRain

译:椰子


《恋爱传播学》小说由天府泰剧字幕组原创翻译,

仅供学习交流,如有错误还请多多指正。


由于平台限制请勿上传到其他平台阅读观看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