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果壳网

龙妈要是活在两亿年前,骑的可能就是这玩意儿了

果壳网 2019-05-14 15:08:13 阅 读 : 8649 点 赞 : 241

《权力的游戏》剧中国王劳勃的驾崩和其背后的阴谋使得维斯特洛大陆内乱四起,形成了列王纷争的局面。


不到最后,不知道结局 | 《权力的游戏》


而在两亿多年前的地球上,地理环境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曾导致不同类型的生物开始“权力”交接。旧王衰微,新王当立,大型昆虫走向没落,脊椎动物猥琐发育,这发生于二叠纪中晚期。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二叠纪的大陆上都有哪些王者去角逐权力的游戏。


1

落日黄昏,传说犹存

坦格利安家族——昆虫


精神状况都不太好的坦格利安兄妹 | 《权力的游戏》


代表动物:巨脉蜻蜓


昆虫这种节肢动物在二叠纪时期的地位,和坦格利安家族一样,有着极为辉煌的过去。作为最早登陆的家族之一,昆虫这一个现今最为庞大的类群孕育出了飞翔的能力。就和蜻蜓的英文“dragonfly”一样,会飞的昆虫如同塔格利安的巨龙迅速辐射到二叠纪的每个角落,早期的富氧环境甚至诞生了巨脉蜻蜓这样翼展75厘米的怪兽。


巨脉蜻蜓 | BBC纪录片《walking with monsters》


但也正如坦格利安悲剧的家族史一样,二叠纪早期的辉煌如过眼云烟般飞逝而去。随着氧气含量断崖式的下跌,昆虫这个古生代唯一掌握主动飞行的种类,失去了曾经巨大的体型,从而大面积丢掉了陆地的王权。作为昆虫体型巅峰的巨脉蜻蜓,已永远镌刻在了历史的墓碑上供现在的虫子虫孙们瞻仰。


地质氧气含量 | Canfield, 2014


2

出身显赫,处境尴尬

蓝礼·拜拉席恩——壳椎类


英俊迷人的蓝礼,死于哥哥史坦尼斯的阴谋 | 《权力的游戏》


代表动物:笠头螈


两栖类动物登陆后,很快拿下被昆虫占领的大好河山,如同拜拉席恩家族攻下坦格利安家的君临城。笠头螈是一种壳椎类两栖动物,顾名思义,它们的脊索被圆锥状的壳包围。笠头螈的出生占据天时地利,对外风光吃虫子,对内憋屈打不过兄弟两栖动物,就像蓝礼·拜拉席恩。


壳椎类脊椎 | Danto et al,2016


作为拜拉席恩三兄弟最小的弟弟,蓝礼对于外表的执着和不被世人认可的性取向都让他成为王室的一个另类。而壳椎类中的笠头螈奇怪的外表也是两栖动物的另类,向两侧极度生长如斗笠一般的头是它们名字的由来,这种飞镖头的作用至今也没有定论不大的体型也没办法让它们和兄弟离片椎类正面硬刚。在二叠纪末的大灭绝中,壳椎类走向了灭亡。


笠头螈模型 | 古田悟郎2014模型展宣传


3

心狠手黑,六亲不认

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离片椎类 

史坦尼斯杀掉自己女儿祭神 | 《权力的游戏》


代表动物:锯齿螈


离片椎类是壳椎类的两栖兄弟,这个名字比较奇怪,可以简单理解为它们的脊椎由许多分开的片片组成。离片椎类在二叠纪可能是最为恐怖的水下偷袭者,因为它们的捕猎手段和现生的鳄鱼一模一样。在远古时代,体型永远是猎杀与被猎杀的衡量标准之一,不同于自己的小弟,离片椎类中体长可达9米的锯齿螈,可谓二叠纪两栖类第一杀手。


离片椎类脊椎 | Danto et al,2016


史坦尼斯虽然继承权光明正大,可是此君过于不择手段,对亲兄弟和亲女儿也下得去狠手,就如同锯齿螈作为水边霸主,简直六亲不认,连同为两栖动物的壳椎类也不幸沦为它的食物,那会的水边饮水可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的事。不过离片椎类在熬过二叠纪晚期的生物大灭绝后,在中生代演化出了现生所有的两栖动物,也算是对得起拜拉席恩的列祖列宗了。


锯齿螈 | prehistoric-wildlife.com


4

主角光环照耀血脉

罗柏·史塔克——下孔类


北境原继承人罗柏,出身好,死的早。罗柏死后他的弟弟妹妹和琼恩开始了崎岖的开挂之旅 | 《权力的游戏》 


代表动物:狼蜥兽


下孔类听上去非常陌生,可正是这一类长得和我们一点都不像的满地爬的生物(它们因颅骨上有个颞颥孔得名),最终演化成了哺乳动物在恐龙出现之前的二叠纪,陆地上的霸主其实是我们的老祖先下孔类,下孔类如同罗柏·史塔克的北境大军一样席卷整个大陆,无论是早期的异齿兽还是晚期更为先进的各类兽孔类,下孔类都是C位


一个下孔类左半边脸的颅骨,中间的孔是眼眶,右侧的颅部开孔是下孔类名称的由来 | Wikimedia Commons


狼蜥兽属是一类长着巨大犬齿的怪物。像《权力的游戏》中的冰原狼一样,狼蜥兽拥有巨大锋利的牙齿,足以击杀撕碎同体型的猎物,是恐龙出现之前陆地上最强大的猎食者之一。如同罗柏吊打兰尼斯特一样,在整个二叠纪,下孔类都死死地把同为爬行动物的双孔类按在地上摩擦,直到一场巨大的灾变——二叠纪大灭绝的到来,像血色婚礼一样,使得下孔类彻底交出了陆地的控制权。


狼蜥兽 | prehistoric-wildlife.com


5

我没本事,但可以变态啊

乔佛里·拜拉席恩——双孔类

乔佛里大帝。看表情吧 | 《权力的游戏》


代表动物:空尾蜥


虽然打脸的手从未缺席,但乔大帝从登基开始就霸气侧漏。在打人与被打的反复斗争中,乖戾的乔大帝还是阔过一阵。比起二叠纪混得风生水起的下孔类,双孔类起初在陆地上相对就惨多了。大多数时候不是被下孔类就是被离片椎类暴揍,颤巍巍地过着朝不保夕的生活。于是双孔类不得不另辟蹊径,想出了不同的生活方式。


空尾蜥正是这种代表。在天上还只有昆虫能够翱翔的时候,空尾蜥为了生存,腹部两侧的皮肤演化成巨大宽阔的皮膜,皮膜内有成排的骨棘支撑,借由这个黑科技学会了在林间滑翔。这也是脊椎动物中第一次出现能够驾驭空气动力的种类,早期的脊椎动物空军就在这种不起眼的小东西身上诞生了。和下孔类在“血色婚礼”后的一蹶不振不同,在随后的中生代,双孔类一举翻盘,一统天下,彻底征服了海陆空。


空尾蜥复原图 | museen.de


6

海上霸主,顽强不息

巴隆·葛雷乔伊——鲨鱼


铁群岛一家,儿子席恩(左)、父亲巴隆(中)、姐姐阿莎(右)| 《权力的游戏》 


代表动物:旋齿鲨


铁群岛之主巴隆是《权力的游戏》中很没存在感却是相当重要的角色,正因为他偷袭北境后方,才使得史塔克腹背受敌酿成惨剧。相比七大王国中的海上霸主葛雷乔伊,二叠纪的海洋霸主则是古老的鲨鱼,而鲨鱼中的旋齿鲨正是其典型代表。


海洋霸主旋齿鲨 | prehistoric-wildlife.com


它嘴里卷曲旋转的牙齿排列是旋齿鲨名字的由来。一开始科学家根本搞不清这种牙齿的作用和位置,于是早期的旋齿鲨复原图就跟巴黎时装周上模特的衣服一样,多样而奇特。直到最近学者通过CT扫描才最终确认了这卷牙齿应该在下颌里。而它的作用,则和葛雷乔伊的家族纹章——金色海怪(乌贼)有关。和乌贼同为头足动物本家、生活在二叠纪的菊石,是旋齿鲨的最主要食物。可菊石有着非常难啃的外壳。旋齿鲨的这排怪异牙齿,正是对付菊石这种头足罐头的开罐器,能把菊石肥美的软体从壳里拽出来。


只可惜在二叠末的大灭绝中,菊石遭到了大面积灭绝,失去了食物来源的旋齿鲨,没有等来后面中生代菊石的卷土重来,就彻底告别了历史舞台。但鲨鱼这种古老的生物如铁民一样不屈不饶的活到了我们现代。


旋齿鲨通过牙齿开合把菊石肉拽出来 | Ramsay et al., 2014



作者:王冠群,Hillwoods

编辑:vicko238


参考文献

[1] Canfield, D. E. Oxygen: A Four Billion Year Histor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4.

[2] Danto M, Witzmann F, Fröbisch NB (2016), Vertebral Development in Paleozoic and Mesozoic Tetrapods Revealed by Paleohistological Data. PLoS ONE 11(4): e0152586. doi:10.1371/journal.pone.0152586

[3] V. V. Bulanov, A. G. Sennikov, Substantiation of Validity of the Late Permian Genus Weigeltisaurus Kuhn, 1939 (Reptilia, Weigeltisauridae). PALEONTOLOGICAL JOURNAL, Vol. 49, No. 10, 2015, DOI: 10.1134/S0031030115110039

[4] Jason B. Ramsay, Cheryl D. Wilga, Leif Tapanila, et al., Eating with a Saw for a Jaw: Functional Morphology of the Jaws and Tooth-Whorl in Helicoprion davisii. JOURNAL OF MORPHOLOGY 00:1–18 (2014), DOI 10.1002/jmor.20319


一个AI

不!我可没说史塔克家能活到最后!

本文来自果壳,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果壳

ID:Guokr42

果壳整天都在科普些啥啊!

吓得我二维码都歪了!

为啥这样的二维码也能扫?

扫码发送【二维码】告诉你原理~

喜欢就点个“在看”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