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 / 法眼观察

涞源反杀案:犯我家人者 死有余辜

法眼观察 2019-03-04 20:39:52 阅 读 : 2245 点 赞 : 19

“法眼观察” 三十万法律人的共同选择

来源/ 庭内深深      作者/何已罔言

3月3日,也就是昨天,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通报“涞源反杀案”最新情况,对涉事女生父母决定不起诉。

我为什么说是渣男反杀案,因为那个死有余辜的王磊绝对渣到新高度。在我看来,不仅仅是玩弄女人感情的,才叫渣男。像这种追求不成,反复骚扰,直至威胁女生全家的生命安全的,更是极品渣男。

看检察院的官方通报,简直颠覆三观,见识了一个人可以多渣、多坏、多恶到何种程度。

恋爱讲的是你情我愿,自由法则。而王磊显然不是,就是强要,仿佛这世上善良漂亮的女子,只要他看上,就得是他老婆,简直神经病。


看检察院的通报,细思极恐,这是把女生一家逼到了怎样退无可退的地步,才让女生王某某就读学校的都不得不针对王磊,制定了专门的应急预案。还逼得女生一家有家不能回,一度躲在宾馆和亲戚家。为了防范随时可能到来的恐惧与危险,甚至借来两条狗护院,安装监控摄像头,土方法和高科技齐上阵,就为了防这么一个渣男。这还远远不够,女生晚上睡觉还得不断更换房间,家里还必须准备木棍、菜刀等防身。因为王磊不只一次威胁女生一家生命,甚至不只一次殴打伤害女生一家。

危险,终于降临。王磊携带两把水果刀和甩棍,深夜翻墙突袭女生家,幸亏有狗护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随后女生及父母与持凶器的王磊展开了搏斗,结果当然是大快人心,王磊被当场击毙了。

事情发生后,女生父母被公安机关以防卫过当刑事立案侦查,女生构成正当防卫被释放。随后,网络引发热议,舆情汹涌,网民呼吁女生及父母三人都应认定为正当防卫,不负责任。详情大家可以看通报《“涞源反杀案”,检方最新通报!》,我这里只是简单地梳理下。

有人说,如果不是舆情汹涌,恐怕最终女生父母会以防卫过当为由,以故意伤害罪定罪量刑。包括此前昆山哥被反杀案和河北赵宇见义勇为无罪案,都有此论调,甚至一些法律人员私下感叹,司法受到了舆论的干预与影响,影响了独立办案。

但我却不这么认为,在法律的世界里,法律是法律人唯一的国王,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上司。但在法律人的世界里,也有头顶璀璨的星空,心中良善的道德法则。

舆论,民意并不可怕,关键是司法如何有效、有理、有节、关切回应民意与舆论中那些闪光的、温暖的人性光辉,并通过法律指引出来。

著名的霍姆斯大法官说,“法律已经发展起来了,其发展规律的方向与人性是一致的。“

在这次渣男反思案中,之所以存在一些法律人与普通公众认识的差异。恰恰在于,我们法律人过于沉醉于法律王国的技艺里,我们习惯于用放大镜去分析渣男反杀案中女生父母的每一个细节,用手术刀去剖析女生父母每一刻的心理,我们机械死板的分析每次出于自卫作出的防卫动作分几个阶段,每次都要点到为止。

于是一些法律人得出,女生父母在王磊倒地后,连续用菜刀和木棍击打的行为超出了正当防卫的限度。

但我们忽略了温暖的人性。即使是法律,也有法谚说,法律不强人所难。谁也不能开启上帝视角知晓高大的王磊倒地后试图起身,如果停止击打,会发生怎样的伤害逆转。况且,在生命面对如此巨大的危机时,苛求女生父母保持冷静,这是把人当成了人工智能,情绪和理性犹如程序指令,可以随意开关。这显然不符合法律的精神,也不符合温暖人性的指引。

民意的诉求与司法的独立办案,有时并不冲突,关键在于法律人看到的是舆论对司法的影响,还是司法应当考量舆论中人性善良的价值指引。

并非法治高度发达的美国就没有民意与舆论,非也。尽管霍姆斯大法官以自己从不看报纸和新闻自豪,以免司法受舆论的影响与控制。

但霍姆斯不看,不代表美国司法完全不搭理民意。恰恰相反,在正当防卫制度上,美国司法恰恰更加注重人性的考量。而大陆法系的正当防卫,因为严格追求法条的框框设定,法律人像对待犯罪嫌疑人那样对待防卫人,导致机械死板,脱罪可能性较低。

在美国不一样,正当防卫,陪审团说了算。

美国司法中,完全不懂法律的陪审团,就是人民意志的体现,而让陪审团定罪,恰恰反应美国司法比诸如我国等大陆法系更注重:法律就是普通人都能够理解的法律的价值追求,倡导依照社会良知、亲身感受作出法律事实的判断。

美国司法正当防卫之所以认定容易,陪审员的普通人民意志至关重要。有时,即使是法官不认可正当防卫,但早已被感动的陪审团才不吃这一套。

因此,法律不仅要基于人性,作出不强人所难的法律事实和法律适用的判断,以防恶人横行,而好人不敢反抗。

法律还要倡导恶人就该有恶报,好人大胆防卫的理念,适当借鉴美国司法中的不退让原则,让见义勇为者的血性时刻流淌,让遇到危险敢于用适当暴力自救的勇气时刻挥洒,防止社会滑落为人人为羔羊,不敢反抗;人人皆自私,不敢见义勇为;变成一个懦弱、冰冷、无情的社会。

卡多佐大法官曾在判决书中写过:不会有法律要求在家里被侵扰的人撤退。如果在那里被侵扰,他应该坚守阵地,抵抗袭击,没有义务从自己的家里逃到田野和公路上去。

在这起渣男反杀案中,面对多次威胁女生全家生命安全的王磊,面对私闯住宅、持凶器的王磊,女生一家除了战斗,别无选择,并且他们在战斗的同时,也没忘报警,但在警察来之前,他们得用自己的方式保全自己的性命。

著名的霍姆斯大法官说:“面对一把举起的刀,不可能要求一个人进行冷静的思考”。“受害人可以选择维护自己的尊严,以回击的方式制服对方,没有义务从他有权待的地方撤退”。

因此,即使面对倒地的王磊,女生父母的继续击打,并不过分,甚至我还觉得有点畅快。

只有让社会风气不在畏惧见义勇为或者正当防卫会招致法律的苛求,这个社会才散发勇者的血性,让那些潜在的犯罪分子在作恶时,不得不掂量一下,或许一次犯罪,哪怕是偷鸡摸狗的小罪,都有可能赔上自己的卿卿性命,从而将犯罪想法扼杀在犯罪预备或犯罪中止阶段。

因此,面对威胁生命的暴力犯罪,能做到不退让,那就坚守阵地,让犯罪者付出代价,让潜在犯罪者知道风险。


美国有30多个州规定了不退让法,规定民众在与他人发生对抗时无需选择退让,可在认为生命安全遭受威胁时使用致命武力,这种情况下杀人被认为是自卫。

当然,不退让法,自然是适用美国的司法制度,我们无需全盘借鉴,但我们法律人在判断中国正当防卫的适用标准时,可以不总是板着脸套用犯罪构成要件,坚持纯粹的客观标准,将温暖的人性排除与法律之外,适当学习借鉴美国不退让法中主观标准,站在防卫人的视角看问题,尊重人性,不死守法条,不强人所难。

让正义者不受冤屈!让作恶者死有余辜!

在判断是否正当防卫时,我希望法律人有一点血性,正如意大利著名思想家马基雅维里所倡导的,正义不必屈服于非正义!世界上有两种斗争方式:一种方法是运用法律,另一种方法是运用武力。第一种方法是属于人类特有的,而第二种方法则是属于野兽的。但是,因为前者常常有所不足,所以必须诉诸后者。


    关注

    长按识别二维码

    阅读更多精彩小说

    法律人专属书屋,点击“阅读原文”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