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 / 最高人民法院

2018,重庆上映执行大片

最高人民法院 2019-03-04 21:09:29 阅 读 : 3150 点 赞 : 29

高速路上逼停劳斯莱斯、千里追机、一个笑话让“戏精老赖”苏醒、把孩子“遗弃”到法院作威胁……或许大家以为这是一部惊险刺激的警匪大片。其实不然,这是2018年度,在重庆法院上映的“执行大片”。


《高架桥上逼停劳斯莱斯》


关键词:逼停 豪车 劳斯莱斯


执行干警发现被执行人车辆,逼停后向该劳斯莱斯驾驶员出示法院文书。


高架桥上,一辆价值500余万元的劳斯莱斯豪车正在飞驰。在它身后,两辆警车飞速追赶。


“靠边停车、靠边停车!”警车与该车并排行使,车上的法警拿着麦克风发出指令。豪车充耳不闻,反而靠左加速行车。一脚油门,警车加速,一个“斜插”,挡在了劳斯莱斯前方,拦住了它的逃跑。而另一辆警车也紧随其后,前后“夹击”,最终成功将其逼停。


这样酷炫、高能的飙车大戏,是2018年9月19日在云南昆明某高架桥上真实发生的,法警正在追回“老赖”扣押车辆的执法场景。江北区人民法院在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的配合下,查扣这台价值500多万的涉案豪车。


“熄火!把车钥匙、行驶本给我!”法警一边出示有效证件,一边进行现场查扣。车上坐着两名中年男子。驾驶员是车辆的实际使用人,称其并不知情这是法院查扣车辆,只知道这是车主孙某抵款给自己使用的,已有两三年,一直没过户。


“现在,我们对车主为孙某的涉案车辆进行扣押,请你配合。”法官在现场向男子出示了法律文书。在获悉相关法律文书以后,男子配合了法院的查封。


豪车外形霸气,内饰豪华。孙某能买得起这么好的车,为什么还要当“老赖”呢?


据了解,2014年8月21日,孙某向重庆某金融公司借款225万余元,用于购买当时市价为500余万元的劳斯莱斯。按照合同规定,除首付200万后,剩下的每月还款9万元。但几个月后他却未如期付款,被对方起诉。同时,孙某名下四家公司都惹上了多起官司,有借款纠纷、商业纠纷,还因租用商铺与房东产生租赁合同纠纷。而在法院判决其归还借贷公司200万本金及相关利息后,孙某却下落不明了,其名下能够抵押的财产就剩下这辆豪车了。


这辆豪车的踪迹也是2018年9月申请人提供线索,称其合同单位在云南昆明某建材市场的空地上发现了该车。专业人士对消失近三年的劳斯莱斯进行了评估,保守计算如今价值也有200余万元。“如果能顺利找到车辆,并估值拍卖,那么抵押贷款合同纠纷案基本可以执行到位!”承办此案的江北区法院法官周俊吉说。


  《“戏精老赖”被笑醒》


关键词:“戏精” 倒地装晕 笑话破功


被执行公司法定代表人倒地装病后,执行干警将其送往医院。


2018年8月8日上午,万州区第一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内,被执行人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何某一动不动躺在床上。


看着床上无任何病状、血压心率等都正常的“病人”,万州区人民法院两名执行干警交换着眼色。伍泰运灵机一动:“要不这样吧,我给你们讲个笑话。有一天,一个渔夫抓到一只鱼。渔夫要把这只鱼烤了。鱼说:‘别把我烤了。’渔夫说:‘不烤你也行,我考你一个问题。’‘那你烤我吧。’然后,那个渔夫就把这只鱼烤了。”


“噗嗤……”一连串笑话讲下去,躺在急救床上本来“完全没有知觉”的何某竟然发出了一声闷笑,奇迹般地“苏醒”过来。


何某是万州区法院一租赁合同纠纷案件被执行人某食品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停产多年,但厂房却一直逾期不搬、拒绝交房。何某还安排70岁的老人看管厂房,但多年未支付报酬。矛盾较大,盘根错节,使得强制搬迁工作一直停滞不前。


法院决定对何某实施强制拘留。可一听说要强制拘留,何某慌忙之下“戏精”上身,倒地装晕。以为“不说话、不睁眼、不动弹”就可以躲过执行。可干警的笑话,逗“醒”了装病的何某。法院成功对其实施了拘留。


因何某仍旧抗拒执法,最后万州区法院执行局局长带头多次到访说服照看厂房的老人,不厌其烦地解释法律条文中的细节和阻碍法院执行的后果,最终得到了老人的支持。2018年11月22日,万州区法院组织30余名干警冒雨对厂房进行了强制搬离。该案圆满执结。


《孩子不是挡箭牌》


关键词:“遗弃”孩子 威胁法院

法警李向东给小女孩喂西瓜。


法院拘留“老赖”刘某,其前妻竟以“找爸爸”为由将孩子两度“遗弃”在法院门口,十几天不管不顾,以此来要挟法院放人。


事件缘于2018年6月22日一起普通的民间借贷纠纷,执行标的额为13万元左右。因刘某在法院判决生效后三年多时间里,都没有偿还过申请人一分钱,申请人只好向渝北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调解过程中,刘某态度强硬,并坚称自己无力还款,拒不配合法院的调解工作。刘某未按照规定期限报告自身财产状况,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渝北区法院决定对其司法拘留15日。


刘某刚被拘留一个多小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其前妻将女儿带至法院执行局大门外以示威胁。经执行法官耐心劝解,家人将小女孩带回。本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结果更令人感到荒唐的事情发生了。6月25日上班后不久,刘某的前妻再次将女儿“遗弃”在法院执行局外,独自离开,以此向法院“施压”放人。


一个五岁的小女孩在没有监护人陪同的情况下,独自逗留在执行局外。执勤法警十分担忧,便将其带至休息室,执行局干警为其买来零食水果等,并派专人安抚孩子的情绪。


26日下午,在渝北区法院执行局领导和干警的共同努力下,成功为小女孩找到了一家社区服务中心。在社区书记和社工的帮助和陪伴下,只有五岁的小女孩在一个完全没有父母陪伴的陌生环境下度过了十余个日夜。


这期间,执行法官一直想方设法联系家属,但刘某及其家属想一赖到底,不接孩子,也拒不还款。“这样耍赖的行为严重影响了我们法院执行工作的开展,所以我们准备对刘某进行二度拘留。”渝北区法院法警李向东说道。


一听到要再被拘留,刘某慌了神,立马拿钱还款,并将孩子从社区服务中心接走。


    《跨越大半个中国追飞机》


关键词:固定翼飞机 7000公里 跨省执行


被执行的固定翼飞机。


执行飞奔的汽车难度很大,执行正在飞行的飞机,难度不可想象。还出现了多个疑似飞机落地机场,如果无法知道飞机准确的停放机场,犹如大海捞针。


2018年8月,江北区法院执行法官往返7000多公里,跨三省追飞机,最终执行到位,顺利交付飞机。据悉,法院跨省执行固定翼飞机当时在国内尚属首例。


 据了解,2016年12月,山西神飞公务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飞公司)与重庆通航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航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合同签订后,神飞公司多次逾期支付租金。2018年5月,通航公司将神飞公司诉至江北区法院。双方虽达成调解协议,但神飞公司拒不履行,通航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租赁物飞机。


2018年8月18日,江北区法院得到消息,涉案飞机停靠在山西太原武宿国际机场。


19日上午,当江北区法院法官一行赶到山西武宿时,飞机却不在机场。随后,法官来到神飞公司询问飞机去向,但公司老板和员工却支支吾吾不愿告知真相。沟通无果,法官果断出示搜查令,经过2个多小时的搜查,搜到了涉案飞机的飞行记录本、维修记录、飞行履行本等。相关证照虽然找到了,但飞机去向还是成迷。


飞机要想飞行,一定需要向相关部门报批。干警们分赴中国民用航空山西安全监督管理局、中国民用航空华北地区空中交通管理局山西分局等地查询飞机下落,均无结果。与此同时,法官得到指挥中心的消息,飞机在几天前落地在新疆克拉玛依机场,次日早上8时将有飞行任务。


19日晚上10:00,法官一行人抵达乌鲁木齐机场。乌鲁木齐距离克拉玛依机场还有300公里,三分之二的路段还是省道,距离涉案飞机再次起飞已不足10小时,情况紧急,执行法官当即决定租车连夜赶往克拉玛依机场。


20日凌晨,法官一行在一路长途颠簸后,终于到达克拉玛依机场,来不及休整便迅速沟通相关部门。中午12:00,终于在办理完相关手续后,进入机场停机坪,在专家人员辅助和申请人的确认下,找到了涉案飞机,并顺利交付给了案件的申请执行人通航公司。


  《七进七出黔地擒“老赖”》


关键词:七进七出 典型“老赖”

深夜将“老赖”(左二)送入拘留所。


长期在宾馆居住不回家,与朋友交换使用车辆而不使用自己名下车辆,和妻子假离婚……为了恶意逃避执行,游某采取了各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堪称典型性“老赖”。


游某与孙某因合作开矿产生纠纷,经诉讼确认游某应支付孙某本息共计640万元人民币,分两期履行。因游某未履行,孙某向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执行过程中,游某从开始的一再借故推脱,到后来干脆拒接电话,玩起了“躲猫猫”。为此,重庆四中院执行法官赴贵州查找游某及其财产。


据了解,游某原系贵州省红花岗区政协委员,多年在生意场摸爬滚打,社会经验丰富,智商很高,行踪飘忽,通过各种方式逃避执行,致使执行法官前三次赴贵州调查,都未能找到其本人。


2017年临近春节,执行法官第四次赴贵州遵义。通过缜密调查,获得游某与其妻子系假离婚的信息,并得知其妻怀孕即将生产,游某可能会现身。


冬日的刺骨寒风里,执行法官在游某妻子的别墅外蹲守,终于在第三天晚上等到了游某,果断将其连夜拘传到重庆市黔江区,并对游某采取拘留十五日的强制措施。


迫于压力,游某主动要求与申请人协商。最终,双方达成执行和解,游某当日履行了250万,剩余部分由其朋友朱某提供担保,随后履行。考虑到游某妻子的实际情况,且此时已是大年三十,在征得申请人同意后,法院提前解除了游某的拘留措施。


然而,回到贵州的游某又耍起了赖皮。法院将朱某追加为被执行人,并三次赴贵州查找、控制游某、朱某财产,敦促两人履行法定义务。


为了案件能够执结,执行干警斗智斗勇真可谓“七进七出”。终于,2018年6月12日,游某、朱某履行了涉案剩余款项。


记者:刘 洋 通讯员:刘 艳

来源:人民法院报


见习编辑:徐莺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