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职场 / 公务员内参

官场小小说:一场虚惊

公务员内参 2019-02-09 23:26:15 阅 读 : 2202 点 赞 : 5

 提示公务员高参——无内涵,不参阅!


读官场小说           品人生百态

 


官场小说选刊原创出品



已经是周六上午十点半多了,赵局长才慵懒地从床上起来,站起身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窗外的阳光很刺眼,他又将窗帘稍微往回拉了一点。昨晚上喝了不少酒,一觉之后,已经醒得查不多了,只是有点渴,他咕咚咕咚喝了一杯水后,感觉好多了。妻子早就带着儿子到辅导班去补习功课了,没人跟他争电视机的遥控器了,可以好好看一场意甲或英超了。他懒散地歪在沙发一侧,打开了电视机。屋里有点热,他打开了空调,凉风徐徐吹拂,又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冰镇红牛,一饮而尽,浑身说不出的舒爽。“简直是神仙般的日子啊!”赵局长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看了会球赛,他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到底是什么?使劲想了想,还是没有想起来,想忘了这个念头吧,越想忘就越往脑子里钻。直觉告诉他,一定有事,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电视里球赛中场休息,正在插播广告,看到一则手机广告后,他猛的想起来了--手机,是手机,手机不见了!怪不得老是觉得缺点什么呢?这要是平时,他的手机早就响个不停了,不是老板们请吃饭泡澡,就是局里的中层干部打着汇报工作的旗号套近乎,打听人事变动的消息。此起彼伏,连绵不断,连他老婆都烦了,几次威胁说“再不把你那破手机关了,我就给你扔到窗户外面去,让他们有事到办公室说去,烦死人了。”

     

赵局长伸手掏了掏口袋,这才意识到穿的是睡衣,口袋里没有。他一头扎进卧室,床头柜上没有;掀起枕头,也没有,掀了掀那床薄毛巾被,也没有;他弯下腰到床头下面去找,也没有;掏了掏昨天穿的裤子口袋,也没有;连没口袋的短袖衬衣,他也不放心摸了一下;翻开手包,钱包和车钥匙在里边,就是没有手机。

      

“放哪里了呢?”赵局长使劲回想昨晚的事情。昨晚受王老板之邀,到他新开的会所里喝了不少酒,又一起打了好几圈麻将,收获不少,王老板都通过支付宝给他转到了手机账户里,那个时候手机还在呢!散场以后,王老板让他的司机小潘开着赵局长的车送他回家,在回来的路上,他两次在路边停车撒尿,除此之外,没去别的地方啊。

      

“难道是丢了?”赵局长想拨打一下试试,可是妻子出门了,家里很长时间不用座机了,试都没法试。

      

现在手机把人都给控制了,有人说丢了手机比丢了孩子更恐怖,什么联系人、支付宝、银行卡,都和手机捆在一起,一旦丢了,非常麻烦。赵局长最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自己的手机里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一是他和局里年轻漂亮的小倩的自拍合影。小倩是局里的头号美女,虽然已经结婚,但是还没生育过,从身材看不出是少女还是少妇,而且少妇更深谙男女之道,风骚狐媚,他俩已经勾搭上很长时间了。每次幽会,小倩总是撒娇卖萌拉着赵局长搞自拍合影,他起先不愿意,怕留下证据,小倩要的就是“证据”,好把赵局长牢牢抓在手里,抛了几个媚眼后,赵局长也就不再坚持了。为此,他的手机从来不让自己的妻子动一动。

    

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手机的记事本里还有一本账,赵局长这个局规模很大,手底下中层干部不少,个个都想“再上一步”,逢年过节或者关键时期都跑来“烧香”。当然,现在反腐高压之下,做得都很隐蔽,“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送的人多了,赵局长怕忘了或弄混了,于是就简单记录了一下,张三科长送了5万,就记上“ZS,5W”,李四科长送了6万,就记做“LS,6W”,自己一看很明了,但是别人看也看不出什么来,他为自己的这个点子感到很骄傲。

   

现在已经没有心情看什么球赛了,赵局长一屁股瘫在沙发上,思考着对策,“要是丢在会所里,情况还好点,落在王老板手里,他就知道了我和小倩的事,自己就有了把柄攥在他手里,不过王老板这个人还算可靠的,不会给我嚷嚷出去,估计他可能暗示我一下,以后让我多关注他。”这还是一种比较理想的情况。

  

“要是在路边撒尿的时候,手机从裤兜里丢在路上,就麻烦了。”倒不是担心手机本身,虽然赵局长的手机是现在市面上最高端的,价格不菲,但是这几个钱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他担心手机让人捡了去之后泄露秘密,虽然他为了防止防止妻子看他的手机,设置了密码,但是他也知道,这年头,啥密码都不好使,大街上随便一个修手机的都给你解了锁。


“捡到手机的人会怎么处理呢?要是不认识我的人还好说,顶多看到那些照片后羡慕我老牛吃嫩草,油腻中年男勾搭上了小少妇,估计看看之后就删了。至于账本,他们看不明白,不用担心。现在就怕捡到手机的人认识我就麻烦了,好歹我也是一局之长,社会关系和社会交往挺多,还时不时在电视上露个面,要是认识我的人捡到手机,看到里面的照片,会不会敲诈我?威胁我?举报我?”想到这里,赵局长越来越后悔当初真不应该受到小倩的蛊惑,拍下这些照片,现在成了定时炸弹了。可是现在后悔已经于事无补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想对策。


“我是不是给小倩打个电话,让她有个思想准备?不行,万一现在他老公在家怎么办?再说现在手头也没有手机,没法联系她啊。”

   

赵局长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背着手在房间里直转圈,有时候他觉得手机应该被王老板或不认识他的人捡走了,没有什么大事,自己是自寻烦恼,自己吓唬自己,想到这里,心里踏实多了。可是,转念一想,谁敢打这个包票,万一捡到手机的人认识我,要举报我,这可咋办?要不趁现在事情还没有败露,自己主动向纪委自首,争取个主动宽大?不行!还没到那个地步,万一手机没出什么事,自己岂不是自投罗网?

  

“到底咋办呢?”赵局长的脑子都要炸了,正在这时,妻子带着儿子回来了,“你咋了,老赵,怎么脸都白了,开着空调还出了一头汗,你也不怕吹出病来。”“没事,没事,天太热,这空调不大……不大给力”,赵局长支支吾吾的应付着,转过身去,不敢直面她。妻子觉得他今天有点不对劲,走到赵局长面前,使劲盯着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赵,你有事瞒着我?”“没事,真没事,就是昨天晚上喝的酒……酒不好……上头……上头了”,赵局长说着用手挠了挠太阳穴,眼神始终躲着妻子,“说多少次了,少喝,少喝,你就是不听。”赵局长一边冥思苦想,一边听妻子叨叨着,“早上去送孩子,我那车突然打不着火,我开你的车去的”,妻子从挎包了拿出一部手机,“儿子在后座上捡到了你的手机,丢三落四的。”赵局长赶忙伸出双手,几乎是要从妻子手上把手机“抢”过来,猛然间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了,连忙把手抽了回去,故作镇定的说:“奥,原来丢车上了,刚才我到处找……”,说到这里,他好像意识到什么,不再往下说了,赶忙改了个话题,“你和孩子饿了吧。走,我们出去吃。”

  

晚上,躺到床上,赵局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今天真是虚惊一场,要吓死人的节奏啊。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的手机又一次丢了,自己怎么找也找不到,第二天,在办公室,纪委的同志拿着那部手机来找他……


赵局长猛地从梦中惊醒,坐了起来,浑身大汗淋漓。他下床喝了口水,无意间看了看钟表,正好刚过12点,上面的农历显示从“初一”变成“初二”,他吃了一惊,脑子里忽然蹦出了一句话:“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十五,十五……”赵局长嘴里反复念叨着,再也睡不着了。


本文系官场小说选刊(ID:gcxsxk)原创,作者:鲁庙之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