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TMT / 互联网思维

十亿人没有坐过飞机,十三亿人没有出过国,这背后…

互联网思维 2019-02-07 23:36:29 阅 读 : 10874 点 赞 : 32

作者:沈帅波

来源:进击波财经(ID:jinbubo)


罗振宇老师在跨年演讲中引用了我的一句话:在中国再众所周知的事情,都有一个亿的人不知道,但往往是十个亿的人都不知道。

 

比如出行这件事情,也是如此。如标题所说:十亿人没有坐过飞机,十三亿人没有出过国。本文意在揭开围绕着旅行的一些数据并发现一些机会。感谢穷游网通过近亿用户的数据库帮忙拉出来的核心数据。

 

上学时候,人生第一次坐飞机出去玩,就莫名升了舱,我还记得当时紧张而激动的心情。于是我有幸在17岁就成为了中国民航有史以来坐过头等舱的600万人中的一个。是的,有史以来中国只有600万人曾经坐过头等舱。不信的话,可以去查民航总局的数据。

 

那次我去了四川,我看到了无限壮美的山河,亦在凉山州看到了无限的苍凉与贫困。从此,我明白,我活的世界不代表真相。

 

20岁的时候,读大学。我们学院有个同学是从凉山州考出来的。我记得非常清楚,他的父亲用扁担挑着蛇皮袋来送他入学,整个四年他都在图书馆度过,不参加任何社交和社会实践。我们确实活在一个物理空间中,但基本上活在两个世界中吧。


01


在调集穷游提供的数据中,我发现的第一组比较出乎意料的数据是,目前中国拥有护照的人口只有10%,就是1.3亿。那么也就是还有12.6亿人不拥有护照,再去除办理了没有使用的,算30%吧。


也就是说接近13亿人从未踏出过国门。

 


别说欧洲,非洲,美洲这些大几千公里外的地方了,很多一线城市人去了N次的新马泰,依然是90%中国人未曾去过的。虽然,我们会觉得到哪哪都是中国人。


这是一种错觉,这是一种生活圈子造成的样本偏差从而形成的巨大错觉。当然,今天这篇文章不是想和大家讨论中国贫富差距,而是来和大家聊聊十三亿这个数字背后存在着的市场空间。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


2010-2017年出境游复合年均增长率是12.27%,是目前GDP增长率的两倍左右。

 


我们仔细看下这组数据,会发现:2017年出境人次达到了13051万人次,就是1.3亿人次,约等于护照拥有量了。那么很明显,有一部分人出境次数很多,拉高了总量。

 

02


热议的消费降级,起码在旅游产业没有明显出现。这和很多人的预判不同,因为很多人认为旅游是非刚需,应该是受到经济影响首当其冲的,不过目前看来没有发生。

 

根据穷游网的数据:


四星五星酒店的预定量持续上升。穷游商城的价格指数,从2016年的100提升到了2018年的142。

 

其中主要原因是:

 

1、因为工作压力大,因为平时缩衣减食了,出去玩还是必须体面的,有补偿心理在其中;

 

2、旅游已经成为一部分人的必需品了,甚至高于对一些实物的拥有。所以在可支配收入没有严重降低前,不会减少这部分的开销;

 

3、消费降级不等于全面降低出行标准,而是意味着寻求更具合理性价比的服务。比如800元一夜的连锁高档酒店可能是不划算的,600元一夜的设计师精品酒店反而更性价比,体现在数据上是消费降级,其实是品质的提升。

 

 

注意了,出国玩和有钱不能划上等号。


有个词叫做:中产式穷人。指的是:用中产的一切生活方式武装自己,但实际没有什么资产的人。酷爱消费和体验,几乎月光是他们的两个特征。这个群体以26-30岁的学历大学及以上的城市年轻白领为主。


在穷游平台2017年和2018年这个年龄段的比例分别为33.68%和29.31%。


注意:我们发现2018年的年龄线有向上推移的迹象,这里大致判断为平台的数据样本非全量样本导致的,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比例会偏移。

 


我们发现,年龄进入36岁之后就断崖式下降了。这与国家旅游局公布的数据有一定的背离。我们客观地认为是穷游APP,更多服务于年轻族群所致。而岁数大的人更喜欢通过线下旅行社购买出境游服务。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根据下图岁数的两端比例都有上升,这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人使用穷游APP,来获得旅游资讯和服务,这也意味着这是一个依然在快速增长的市场。



03


日本经验表明,经济增长与出境游高度相关,出境游渗透率在人均GDP突破阀值后有明显提升。


二战后日本经济快速发展,人均GDP不断上升,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人均GDP跨过了1万美元的大关,伴随着日元的大幅升值,日本的出境游增速明显加快。


此后的十年,出境游渗透率从4%快速提升到13%。到1995年后,日本经济陷入长期的萧条,出境游渗透率也停止了增长。

 

韩国出境游经历了长期繁荣,目前渗透率已超过30%,且还在不断攀升,韩国的经验更为直接。


1989年韩国政府放开出境游限制后,出境游市场迎来了长期的繁荣,出境游渗透率持续攀升,到2014年,韩国的出境游人数高达1600万,占到其总人口的32%,而且每年还在以10%的速度增长。

 

以2016年的数据为例,剔除前往港澳台地区5742万人。渗透率降至4.2%。同年,日本韩国美国分别为13.3%,31.9%和21.4%。

 

前文说到了目前护照拥有量是1.3亿本。名义渗透率10%,实际渗透率应该也就是8%左右。故而我们依然还有非常大的空间。


                                              

04


穷游数据中心发现,全年专题锦囊下载及在线阅读的TOP1和TOP2分别是:带父母旅行和带孩子旅行。这是明显的消费升级信号,代表着中产及小康家庭的生活方式的改变。同时也意味着80,90后为主的一代人进入了顶梁柱时代。


注意:消费升级不等于总量上花掉更多的钱,更可能是结构性的调整。

 

                                             

05


旅客的出行决策正在多元化。


因为世界杯,俄罗斯的出行热度从21位上升至19位(好像并不多…也许是因为国足没有去吧);


因为穷游商城大推格鲁吉亚,格鲁吉亚从53位上升至37位;


因为《中餐厅》第二季在法国科尔马拍摄,大量综艺粉丝将科尔马作为出行目的地,从33位上升至18位。

 

补充一嘴,我就因为看了人间一串里一个福州的烧烤,特地去福州过了个周末,就是为了吃这个串。


                                             

06


90后,尤其是00后,更容易说走就走。

 

他们在出行的决策上会更容易受到旅游综艺、电影/电视、偶像的影响。

 

80前的用户受偶像的影响的比例低至3.68%。

 

这里我比对了凤凰旅游调查结果:


有33%的人会选择跟着偶像的演唱会去旅行,21%的人想去韩国《Running Man》拍摄地来一次和明星一样的闯关互动体验。


2018年的夏天,北京最火爆的两场演唱会是五月天“LIFE人生无限公司”和周杰伦“地表最强”,因为正值暑期,许多仍在校园的“90后”会将偶像演唱会作为契机进行一次出游。

 

因影视大火的旅游地更是数不胜数,2008年因冯小刚电影《非诚勿扰》而火的北海道,14年因韩寒电影《后会无期》而火的东极岛,2016年毕赣电影《路边野餐》而火的凯里…


这些电影成了年轻人视野中免费而又经典的旅游广告牌。情侣去北海道寻找浪漫的爱情氛围,文艺青年去凯里感受文艺气息,各有各的旅游特征,每个景点有它的消费人群。

 

周杰伦40岁生日前两天,他在意大利的佛罗伦萨街头拍了一张照片,引来无数粉丝到当地街头模仿同款pose。



更值得注意的是,90后已经开始老去,再过两年世间就再无10几岁的90后,而第一批90后已经30岁了。

 

今年98年开始进入社会找工作,拥有第一笔可支配收入。这是中国第一代几乎整个代际都是富养的独生子女集体性拥有可支配收入。

 


他们的金钱的价值观是和之前的人完全不同的。

 

举例:之前的年轻人即使有很不错的收入,更多的也倾向于存钱付首付,但是这一代人在年轻的时候,或许不那么急切了。他们会把钱花到喜欢的事情上去,甚至花完借钱。

 

据用户行为习惯的数据分析,90后的社交习惯与心理,在旅行场景中能得到充分体现。“用朋友圈记录旅行,只是一个幌子,希望获得点赞、成为焦点才是真实目的。” 超过一半90后在发完朋友圈后会关心收获的点赞数。


 

以上可以看出,年轻人的消费观正趋向于独立化,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选择,使得当下的消费目的更多元化。为综艺节目,为体育赛事活动,为影视热门景点,为朋友圈留下脚印,为拍一张美美的照片。

 

所有数据都指向90,00后的行为非常随心所欲,喜欢独立自由。

 

这一点不仅在旅游业,是值得所有企业关注的,如果将你的产品精神导向,服务特征转向他们至关重要。

 

以目前的中国速度,每三年就是一代人,这和西方十年一代有三倍的差距。

 

这对所有企业来说,最难的事情是:每三年品牌就面临一次老去的危机。


07


春运,是中国的一大奇观,但目前“反向春运”的趋势越发明显。

 

反向春运顾名思义就是反向流动。

 

年轻人不回去了,而是把家人从老家接出来。或者一起出去玩。

 

为什么呢?因为回家精神压力过大,要面对太多的亲戚的质问。同时又想出去玩,所以不如把家人接出来,两全其美。

 

结婚的形式可以是旅行结婚,过节也逐渐演化出旅行过节,当下年轻人并不完全趋同于传统的过节方式,所谓谁掌握了钱,谁就掌握了权。


90后有能力主导前辈的消费理念,主流消费方式正在发生改变,于是出现了反春运这一现象。


“反春运”并不是全民有意识地抵制春运,而是主流消费水平的更迭潜移默化地改变了春运现象。


08


通过一系列数据以及社会现象,我们再来回顾文章开头的第一句话:在中国再众所周知的事情,都有一个亿的人不知道,但往往是十个亿的人都不知道。


我们从中发现了一些问题,就是尽管有十亿人都不知道的公众事件,但它在冥冥之中又与十亿人息息相关。

 

举例:某90后使用穷游APP在国庆和春节带父母出游,他的父母可能旅游结束回到家,至始至终都不知道这次出游与一款APP相关。


这一APP影响了整个出游服务质量,而在父母那一代眼中是没有这个东西的,在年轻人的生活中,一款APP成了毫不起眼的必须品,就像家常便饭那样随便而又不得不吃的重要。


这只是一款旅游APP,更不用说互联网上每天发生的各色新闻事件以及热门微博下永远吃不完的瓜,看似几百万热度,但对那些与互联网断代的人来说,很有可能一无所知。


说到底,这就是一场互联网信息不对称引起的断层。



THE END

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

可以点击右下角的好看告诉小编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