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 / CU检说法

请将疫苗案指定给山东管辖吧

CU检说法 2018-07-22 09:20:27 阅 读 : 100013 点 赞 : 10109

昨天,兽爷写的《疫苗之王》刷了屏。随后,高俊芳、杜伟民、韩刚君这三位疫苗之王的发家史也在不断地被曝光,而随着媒体调查的深入,一个让人触目惊心、后脊发凉、出离愤怒的大案正在浮出水面。

 

可以说,这是继三鹿奶粉案后,最大的一起有关食品、药品安全的案件。

 

如果说,三鹿奶粉的受害者还只是部分地区的部分公众,那此次的疫苗案的受害者,则几乎是全体中国人。

 

除了在公众号上表达愤怒,我们更需要的是真相和追责。

 

如果兽爷文章里揭露的内容都是真的,那么问题随之而来:

 

是谁决定将长生生物这样关系到公众安全,且一直在盈利的优质国有资产私有化,而且是贱卖?

 

是谁在江苏延申向21个省份、107个疾控中心销售了其生产的5个批次18万份不合格疫苗,并被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被定罪处罚后仅半年,又给该公司送上160万人份、价值过亿的甲流疫苗订单,并让其获得甲流疫苗的生产牌照?

 

为什么在这样一起严重的案件中,只有公司的总经理和五名员工被定罪量刑,而公司的董事长和大股东却可以全身而退,继续闷声发大财?

 

是谁让杜伟民的康泰生物在短时间内获得Hib疫苗、麻疯疫苗、四联疫苗的生产许可?

 

是谁在国家规定的乙肝疫苗出厂价为9.3元的情况下,让康泰生物能以6.9元明显低于成本价的中标?

 

2013年12月,10天内,8名新生儿接种康泰乙肝疫苗后死亡,食药总局和卫计委的调查认定所有婴儿死亡为偶合性死亡,疫苗质量没有问题,并向康泰生物归还了生产许可。那一次的调查本身,是否存在问题?

 

长生生物2017年销售费用为5.83亿元,相当于25个销售人员的人均销售费用是2330万元,这些销售费用都用在了什么地方,都进了谁的口袋?

 

……

 

毫无疑问,这些问题只是整个案件的冰山一角,还有更多的问题等待被发现。

 

人民群众需要一个交代


考虑到2017年,吉林省药监局对于长生生物生产、销售了25万支不符合规定、被认定为“劣药”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的行为,只是处以没收库存186支、罚没款344.29万元的处罚决定。

 

建议还是由国家监察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分别组成专案组,从各自的角度对疫苗案进行调查,并及时将调查结果向社会公布。


建议将该案指定山东省监察委、检察院和公安局的同志们具体负责,毕竟,250000支劣质疫苗,都被销售到了山东,打进了山东人民孩子的血管里。

 

最后一句: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产品罪,生产、销售劣药罪定罪,是判不了死刑的,是不是考虑下“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个罪名?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CU检说法

(CU-JIAN)

关注后点击右上角头像,然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即可查看以往的推送。

本公号不设自动回复功能,所有回复均系CU检人工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