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科技每日推送

马化腾的平平无奇

科技每日推送 2018-06-30 18:57:00 阅 读 : 100007 点 赞 : 462

本文首发于科技每日推送(apptoday)

撰稿|阿智

责编|猪编


“羞涩文静的马化腾怎么可能成为一个企业家呢?”


这是马化腾所有同学和老师的共同感慨,就连他本人也没料到,野生放养的企鹅最终成长为一只哥斯拉。


回看马化腾的成长史,既没有紫云遮日,也没有黄龙游弋的异象,除了喜欢观测哈雷彗星外,他没有太多特殊之处。


高中班主任对他的印象是“三好学生”、“和同学关系好”、“不旷课”和“作业本整洁”,但更深的印象就没有了。


大学四年,马化腾既不是学生干部,也没有任何协会职务,对公共事务的管理没有出众才能,经常躲在计算机机房里注入病毒,借杀毒的名义来折腾电脑。


毕业后,马化腾做到的最高职务是主管,同事们对他的印象非常淡薄,管他叫“小马”,是数以百计的“小马”中的一位。


真正让马化腾下定决心创业的,是被丁磊率先赚到第一桶金所刺激,而他对未来没有详细的规划,远比不上在浙江杭州创办“中国黄页”的31岁马老师有着澎湃的激情和野心。

就连“腾讯”二字,也是马化腾的父亲拍板决定。他本人更喜欢“网讯”或“捷讯”,因为读起来通俗易懂,没有强烈的个人色彩


哪怕将OICQ(后改名QQ)研发出来,马化腾只是“先把它养起来”,没有过多重视,甚至笃定“反正它也不大,赚钱还是要靠卖软件。

1999年OICQ的第一版


因此,他和张志东将QQ的用户上限值设定为10万人,第一年规划1000名用户,第二年3000个,第三年1万个。


他们还算了一笔账,用户数量在1万以内,每年的运营费用不超过10万元,应该是“养得起”的。


1999年4月,马化腾和陈一丹到北京出差,白天辛苦地跑业务推销寻呼方案,晚上回到了招待所,他们打开电脑时,惊讶地发现OICQ的在线用户竟然超过500人。


为了庆祝这个历史性的一刻,他们买了一瓶啤酒,两人在小房间里碰杯欢呼。


七年后,当QQ在线用户超过2000万时,有人曾问他:“你估计什么时候可以超过一亿?


马化腾一如既往地“谦逊”:“也许在我有生之年都看不到。


平平无奇马化腾


对于全中国的财经记者来说,最难采访到的两位企业家都在深圳,一位是华为的任正非,另一位是马化腾。


吴晓波在《腾讯传》中提到,在2010年之前,马化腾从未跟任何一家财经媒体的总编辑吃过一顿饭。


给通讯公司做软件外包时,作为老板的马化腾长得很青涩,只能在客户面前隐瞒身份,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工程师”。


因此客户往往拉着他下属的手说:“马总你好你好,欢迎欢迎!”


2002年5月,马化腾和曾李青去洛杉矶参观E3电玩展。


在美国领事馆办签证时,马化腾被拒签了,而曾李青因为谈到腾讯公司的远大前景,成功说动了签证官,问他还有谁要一起去。


曾李青指着刚被拒签的马化腾说:“还有他,他是我的老板。”


同年9月,马云邀请了马化腾参加第三届“西湖论剑”大会,《钱江晚报》的记者这样描述他:


“马化腾,作为QQ的创造者,却和QQ给的先锋、前卫感觉很不一样。


马化腾一点儿也不新潮,虽然一身休闲西装的他看上去还挺年轻,那副金丝眼镜也给他增添了几分文绉绉的气息,但怎么看都不像那个造出可爱小家伙的网络大侠。


即使他在脖子上挂条红围巾,也没有半点QQ的样儿。”


马化腾承认,性格低调、刻意回避媒体,是因为他“不知道如何对别人讲述腾讯的故事”。


谨言慎行,不喜欢自己说的话被媒体过分解读,也不热衷当人生导师,更希望平平无奇的程序员人生。


老实人马化腾


“在中国互联网,有一个人跟陈天桥、马云、丁磊、张朝阳、李彦宏5个人同时过招。他长相斯文行止儒雅,却被叫作‘全民公敌’。”


这个“全民公敌”,在早期融资的时候,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极其模糊。


1999年年底,OICQ的注册用户已经超过100万,当时腾讯公司的账上只剩下1万元,如果不将腾讯卖掉,只能选择融资来续命。


马化腾团队找到了IDG的王树,给了他一份商业计划书。王树意识到这是一个前途未卜的项目,“如果我们IDG不给钱的话,腾讯可能马上死掉;给钱的话,前景也不明朗。


他漫不经心地问马化腾:“你怎么看你们公司的未来?”当时马化腾得了腰椎间盘突出,整个人显得病恹恹,沉默了好一会儿:“我也不知道。”


很多年后,王树回忆,正是马化腾的这个回答,让他另眼相看:“我由此判断,这是一个很实在的领导者,值得信赖和合作。


马化腾想从IDG那里获得200多万美元的风投,占腾讯40%的股价。王树便问他:“腾讯凭什么值550万美元?”


马化腾的回答很老实:“因为我们缺200万美元。”


原来他是根据维持QQ运作所需的服务器支出,来推倒出公司的估值。后来他咬牙追加了20万美元,“因为还要送一些股份给两个中间人。”


和如今的许多互联网公司烧钱推广、补贴用户不一样,马化腾将融资来的钱都用在购置服务器上,坚决不烧钱,因为“要对投资者负责”。


不仅马化腾本人老实,整个创业团队都很老实。腾讯在香港上市时,大家的习惯做法是在行业前景里吹嘘抬高一下。


可他们却一字一句地认真撰写,还说“绝不能写一些未来做不到的事。


知乎网友HenryTX还分享了一个细节:


在2011年底的员工大会上,马化腾压缩了自己的时间,只讲了半小时。


在讲之前,他作了简短而又详尽的解释,“抱歉,我今天的汇报只有半小时时间,因为X点要到汕尾出席个剪彩,所以X点前必须离开。我们在汕尾有一个数据中心,今天奠基,是华南区最大的数据中心。省市很多领导都会出席...


作为公司高层领导,完全可以甩一句“我一会儿有事,要先走。”,不需要和一万多名员工交代这么多细节。甚至不必参加员工大会,因为晚上还要赶回来参加腾讯圣诞晚会节目,太折腾。


从许多真实的细节可以看出,相比扎克伯格在公众面前的心机城府,马化腾给人一种老实巴交的印象,这些可不是喊几句口号就可以形成。


邮件狂人马化腾


有一个在腾讯人中流传甚广的段子:


一天早上来到公司,发现Pony凌晨4点半发的邮件,总裁很快回了邮件,副总裁10点半回,几个总经理12点回复了讨论结果,到下午3点,技术方案已经有了,晚上10点,产品经理发出该项目的详细排期,总共用时18个小时。


一位程序员讲述自己的经历:有一次,他做了一个PPT,后半夜两点钟发给马化腾,本想洗洗睡了,没料到过了20多分钟,马化腾就发回修改建议。


曾主管QQ会员业务的顾思斌回忆,马化腾对页面的字体、字节、大小、色彩等都非常敏感。有一次,他收到一份邮件,马化腾指出两个字之间的间距好像有问题。


在马化腾看来,每一次的产品的更新都不是完美的,需要坚持每天发现、修正一个个小问题,才会慢慢逼近那个‘很有口碑’的点。


QQ出来时,为了收集用户意见和喜好,马化腾长期假扮用户去聊天,还将头像换成了“妹子”进行陪聊。用马化腾的话说:“这个方法看起来有些笨,但很管用”。


他亲自参与几乎所有产品的研发,然后通过邮件的方式来指导,可称得上中国首屈一指的“邮件狂人”。


《中国企业家》记者在采访马化腾时,问道:“外界最让你难以接受的误解是什么?”


他犹豫了很久:“产品出个什么问题,特别多的人骂你。”原本在他心里,只要把产品做到极致,便可以赢得用户。


但在一年后,《“狗日的”腾讯》席卷整个网络

企鹅身上被插上三把滴血的尖刀


当时的腾讯高层紧急召开会议,每个人面前摆着一封复印件。在长达一刻钟的时间里,会议室鸦雀无声。


最后,马化腾开口了,他喃喃自语:“他们怎么可以骂人?”


紧接着发生互联网史上最著名的3Q大战,这件事对马化腾的冲击很大。他在内部邮件中写道:“过去,我们总在思考什么是对的。但现在,我们要更多地想一想什么是能被认同的。


中国网民都知道QQ抄袭了ICQ,却不知道全国有200多款产品在模仿QQ,像雅虎通、新浪UC、中国电信VIM和搜狐的“搜Q”等,就连阿里巴巴也推出“贸易通”。


但是被高价收购的ICQ从未实现盈利,和其它聊天软件一起折戟沉沙,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只有QQ长成巨擘。仅靠模仿是难以解释得了QQ的成功。


马化腾和他的团队都做了哪些努力?


早期的ICQ没有中文版本,好友列表和聊天记录只能保存在本地,换台电脑就会被全部清空,这在个人电脑普及率高的美国不是什么问题。


但在中国,网友去的最多的地方还是网吧。马化腾认识到这个问题后,率先将用户信息储存在服务器上,后来接连推出文件传输和群聊等实用功能,并且可以免费下载。


当时的中国网络仍处于拨号时期,下载一个5MB的软件要耗时几十分钟。为了普及QQ,腾讯团队破天荒地将软件压缩到220KB大小,大大提升用户的下载速度。


如果你仔细研究腾讯软件的更新内容和频率,会发现中国互联网从业者在应用性创新上不逊色于任何的国际同行。


 

马化腾的最大乐趣,或许是想“创造一个打动人心,深受喜爱的极致产品,这种被认可的满足感,不是财富能够给予的。”


他同样是第一批QQ秀用户,在QQ商城购买了“一头长发、一副墨镜和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打扮出一个年轻牛仔的形象。


但在现实中,他从未留过类似的长发,也不戴任何墨镜,甚至不怎么穿牛仔裤。


时隔十几年,马化腾在年会上终于穿上当年的QQ秀嘻哈服装,学着孙楠的造型,唱出《至少还有信念》。


岁月让小马哥的脸逐渐圆润起来,相比马老师的“七彩毛衣装”,老王的“一丝不苟干部装”,他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参考资料:

[1]吴晓波.《腾讯传》.浙江大学出版社.2017/01/01.

[2]林军.《沸腾十五年》.中信出版社.2009/07.

[3]邵瑞鹏.《马化腾传》.北京紫云文心图书有限公司.2013/01/01.

[4]马化腾. 开放时代 创新者生存[J]. 源流, 2010(24):88-91.

[5]马化腾. 梦想有多大,未来就有多远[J]. 互联网天地, 2011(8):23-25.

[6]郭智芳. 腾讯QQ的盈利模式分析与思考[J]. 内江科技, 2009, 30(2):25-25.

[7]除铱璟. 腾讯QQ&创新进化论[J]. 新营销, 2014(12):6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