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影视 / 乌鸦电影

尖锐、无力、敏感,这样的国产片,适合今天聊…

乌鸦电影 2018-06-24 12:04:47 阅 读 : 100012 点 赞 : 2200

本文有较多剧透|请在意者绕道


从昨天6月23日起,高考成绩陆续放榜。


975万风华正茂的少男少女,他们的命运,将由一串奇妙的数字决定。


然而,考进了大学就有出路了?就能成为人生赢家?这部电影将告诉你,一切才刚刚开始:《出·路》


英文版海报


壹|就你这情况,洗碗都没人要!


甘肃,会宁县。山沟沟里,有个名叫马百娟的小姑娘。12岁了,才上小学二年级。


就这,还是校长上门,百般请求,连哄带吓,她爸妈才让她去的。



村里的小学,只有两个老师,五个学生。


马百娟说:我的梦想是到北京上大学,上了大学以后,打工挣钱,一个月挣1000块来买面,因为我家面不够吃,我还要挖水窖,因为我们没水吃。



从家到学校,要走13公里土路,马百娟要走6个小时。


天没亮,她就要起床,掰些馍,泡进凉水里,咕嘟咕嘟喝掉,背上书包,齐步走,赶往学校。



今天老师教:《我们家乡真好》


翻开课本,老师说:过去我们的家乡,农兵伯伯只能赶着毛驴往集市跑,现在柏油马路上车辆穿梭,人来人往;过去的孩子没有桌椅,只能站着学习,现在我们躺在宽阔漂亮的足球场上...


马百娟没见过马路,也没见过足球场,但她知道那都是好东西。



马百娟每天都很开心,她在作业本上歪歪扭扭的写:我每天都很高兴,因为可以上学,我希望一直都可以上学!


爸爸说:念书有啥用?还不是要回来种田!


后来,哥哥就给马百娟办了退学。



哥哥说:她脑子不好,几减几还要用指头数,还念什么?


爸爸说:女娃娃是别人家的人,不读就不读了,命好找个对象嫁了就是出路!


马百娟一直背对着镜头,没说一句话。



半年后,马百娟走进一家旅馆应聘保洁,前台告诉她:这里的薪水有1000多。


姑娘的眼睛亮了一下。


但经理说:就你这情况,洗碗都没人要!



贰|爬都要爬上大学!


徐佳复读了三次,今年,是他最后一次机会。


凌晨5点半,徐佳从出租屋醒来,用塑料盆打点水,蹲在马桶上,洗把脸,准备去学校。



第一次高考失败后,徐佳毫不犹豫的选择复读,因为爸爸死之前说:爬都要爬上大学!


结果第二年,他又考了个一模一样的分数...


他说:老天是不是在耍我?我甚至有想过,死了算了!



离高考还有38天,做题的时候,他全身出汗,手脚发抖,但也只能咬牙坚持住。


有人对他说:不要紧张!尽力就行!


但徐佳一声不吭,低头着头,狠狠的扒了几口饭。



很幸运,这次徐佳终于过了,他考上湖北工业大学。



3年后,临近毕业的徐佳不停地投简历,投了大半年,做了几十份问卷,终于把自己”卖“给了一家电力公司。


实习每月2500,转正3000,数着手里的红钞票,徐佳笑了。



叁|干啥都行,饿不死就行!


就在徐佳第三次参加高考的那天,在北京的一幢带泳池的别墅里,17岁的袁晗寒坐在秋千上,一边晃腿,一边聊她退学的事。


她说:那老师老针对我,总说“袁晗寒,你知道你是留级生吗?你说你有几个十六岁?几个十六岁?”



在退学的几个月之后,袁晗寒烦透了每天蹲在阁楼里看碟的生活。


她租下南锣鼓巷的一个铺面,自己买颜料画墙壁,自己买木料做桌椅,开了家酒吧。



第一天,酒吧只卖出了两杯奶茶,买主是《出·路》的导演。


第二天,袁晗寒往门口放了很多空啤酒瓶,假装生意很好,但没人上当。


3个月后,酒吧倒闭,改成了卖烧鸡的。



导演问她以后怎么办,袁晗寒说:我没想过,只要不会饿死就行!


看着屋外的暴雨,她说:反正也没有人会被饿死的,只要你不是真心想死!



3年后,袁晗寒周游了欧洲各国,最后进入德国最好的艺术学院读书。


顺利的话,她明年就会毕业,拿一个相当于中国硕士学位的文凭。


至于工作,她说:干啥都行,导购、卖票、当服务员都可以,饿不死就行!



看完这部纪录片,有人问导演:出路怎么理解?


她说:在这个只论输赢的社会里,找到自己的信仰,不被世界左右,把相信的东西活出来,就是出路。



这部电影展示了很多人无法选择未来的现状:徐佳们往死里干,马百娟们怎么奋斗,都很难过上好日子。


从这个意义上看,《出·路》的故事,并不励志。



据说,马百娟在她爸爸试图向拍摄组要十万被拒绝之后,就彻底消失在导演的视野里...



这部优质国产纪录片《出·路》,郑琼导演耗时六年拍摄而成。目前,豆瓣上没有评分,只有6篇影评,28条短评。

 

其中的一位网友写道:平静又理智,通过三个人的故事,展现了不同阶层的人生轨迹,引人深思。



这年头,在这个国家,愿意为底层社会发声,愿意涉足“阶层固化”“阶层壁垒”题材,愿意为一部几乎不可能挣钱的纪录片,耗费6年时间的人,不多了。



尽管我已经看过制片方提供的样片,但是,乌鸦还是要为这部电影贡献一张电影票。


因为,有良心的中国电影,需要我们用人民币支持!



昨天,我在《中国青年报》上看到一篇报道:贵州长顺县,有一个21岁的少年,他是复读多次的考生,是村里的留守儿童,也曾经是“网瘾”少年,还曾经辍学打工...


6月23日凌晨1点30分,他在网上查到了自己的高考成绩,464分,确保可以进入大学校园...


凌晨2点,他给在福建打工的父母打电话,他给在省城的表哥打电话,他给在贵州民族大学读书的姐姐打电话...


这一晚,他撕掉了身上“农村无业青年”的标签,他是一个大学生了。



是不是,读完大学,他就能找到通往幸福生活的道路?就能打破阶层壁垒?就能过上“城里人”的生活?


恐怕,没人能告诉他答案。



这部电影的名字叫《出·路》,但它并不能告诉马百娟、徐佳、袁晗寒,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有网友评论道:家境贫困的男生复读三年考大学;大山里的女孩只有七年青春就要被嫁为人妇;家境优越的北京女孩,看似幸运,却也同样面临着人生的迷茫和价值的缺失,同样要寻找出路。


未来是茫茫的未知,路在哪里,只能先走出去,才会知道。


最后,想对每位拿到成绩的考生说,无论成绩是好是坏,是如愿以偿还是大失所望,都要坦然面对,积极应对,找到自己的出路。

6月30日,郑琼导演耗时六年拍摄的纪录片,将通过“大象点映”平台在全国各地同步首映,现在即可通过公众号“大象点映”购票。


超人总动员2侏罗纪世界2  复仇者联盟3 | 厕所英雄


幼童 | 男人要自爱 | 局部 | 使女的故事 


▼点击阅读原文 | 买票观看《出·路》首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