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张博士快乐家

我想和ta好好的 | 论亲密关系中的沟通技巧

张博士快乐家 2018-05-13 17:00:00 阅 读 : 9433 点 赞 : 48

来源:婚姻家庭咨询与研究中心 familybnu——隶属于北京师范大学发展心理研究院,专注于中国婚姻与家庭研究,致力于将实用有趣的学术成果分享给大家。

作者:罗亚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在读本科生  中国婚姻家庭研究小组成员  喜欢吃辣、喜欢摄影、喜欢不定时撒播狗粮的重庆妹子一枚


—你生气了?

—没有啊

—那就好,我继续打游戏了

—呵呵




这样的对话是不是似曾相识?话语不能表达内心,沟通变得困难重重。为什么同样是在沟通,有的伴侣越谈矛盾越多,有的伴侣却越谈感情越好?



研究人员在横断研究和纵向观察研究中都证明,夫妻沟通与夫妻满意度持续显著相关(Carrère&Gottman,1999等),也有研究指出夫妻能够建设性地进行沟通将有助于婚姻满意度(Litzinger&Gordon,2005)。


那么,如何才能进行积极有效而又有建设性的沟通呢?或许,你需要掌握以下这些小技巧:


自我表露


自我表露指的是真诚地与他人分享自己个人的、秘密的想法和感受。自我表露在发展和维系关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这是一种亲密的行为,敞开心扉的交谈代表了对伴侣的信任,会拉近伴侣之间的心灵距离。


人们倾向于向喜欢的人表露自我,也会因为自己的表露而更喜欢其他人(Collins&Miller,1994)。亲密的伴侣之间往往会表现出更多的自我表露,他们之间的交谈也会更加放松。


有研究发现,伴侣彼此自我表露得越多,他们往往会越幸福美满,他们会对这段关系更有信心、关系质量也会更高(Sprecher&Hendrick, 2005)。


因此,尝试多和你的ta谈谈心,说说自己遇到的或有趣或难堪的小小意外,谈谈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让ta感受到你的信任和依赖。


精确表达


当产生沟通不良或争吵时,伴侣之间常常会贬低、抱怨对方,而这些指责往往都是小题大做,只不过是在情绪的诱导下夸大了问题的严重性。


抱怨和贬低容易伤害伴侣的自尊心,对亲密关系的质量有所影响,不准确的表达也不能代表说者的真实想法。这个时候就需要运用精确表达的小技巧。


精确表达指的是对一个人的情绪、想法和需求的描述,不带有任何解释和评判


首先,对具体的单个行为进行客观描述,不要带有个人感情色彩和指责意味;其次,用第一人称叙述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传达出自己的想法和思考;之后,可以提出自己对伴侣合理的期望,交换彼此的想法,完成一次高质量的谈话。


比如:“今天你在婆婆面前说我饭做得不好,我很伤心,希望你以后可以多维护维护我,在婆婆面前多夸一夸我。”


在完成精确表达之后,可以用验证反应的小技巧来检验自己的表达是否有效,观察和倾听对方听到自己表述后的反应和回答,也可以及时询问一下对方听后的感受。



 积极倾听


在沟通中,当我们接受他人的信息时,有两个重要的任务要完成。第一是要准确地理解对方话语所表达的意思,第二是要向对方传达关注和理解,表示我们对ta的话是在意的。运用积极倾听的小技巧,便能轻松完成这两个任务。


积极倾听指的是给予说话者表达的自由和全神贯注的关注,需要高度关注和注意对方传达的内容。有研究发现,当聆听者使用了积极倾听的技巧时,表达者会感受到更被理解,也会对他们的谈话有更高的满意度(Harry Weger Jr , Gina Castle Bell , Elizabeth M. Minei ,& Melissa C. Robinson, 2014)。


对伴侣的话语保持高度关注,用心去倾听,不打断、不质疑,并且可以适时地用复述的方法,即用自己的话重复对方的意思,去确定自己是否准确理解。



爱与尊重 


伴侣间想要进行积极而高效的沟通,当然离不开爱与尊重的力量。


当交谈是基于对双方的爱与尊重时,伴侣双方都会带着改善亲密关系的目的来进行沟通,即便是沟通出现困难,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妻子更加温柔,丈夫更加包容,不要害怕争吵。通过练习上面的几个沟通技巧,并保证即使出现困难彼此也要保持礼貌和尊重,甚至能让陷入绝境的亲密关系起死回生(Stanley, Bradbury, & Markman, 2000)。


愿相爱的你们都能拥有良性沟通~


 • end • 

参考文献:

Carrère, S. and Gottman, J. M. (1999). Predicting divorce among newlyweds from the first three minutes of a marital conflict discussion. Family Process, 38: 293–301.

S Litzinger , KC Gordon.(2005). Exploring relationships among communication, sexual satisfaction, and marital satisfaction. 《Journal of Sex & Marital Therapy》 , 2005 , 31 (5) :409

S Sprecher , SS Hendrick. (2005). Self-Disclosure in Intimate Relationships: Associations With Individual and Relationship Characteristics Over Time. Journal of Social & Clinical Psychology , 23 (6) :857-877

NL Collins , LC Miller.(1994). Self-disclosure and liking: a meta-analytic review. Psychological Bulletin , 1994 , 116 (3) :457-75

KT Sullivan , J Davila.(2010). Support processes in intimate relationships.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tanley, Bradbury, Markman.(2000). Structural Flaws in the Bridge from Basic Research on Marriage to Interventions for Couples. 《Journal of Marriage & Family》 , 2000 , 62 (1) :256–264

K Robertson. . (2005). Active listening: More than just paying attention. 《Australian Family Physician》 ,  34 (12) :1053-1055

Harry Weger Jr , Gina Castle Bell , Elizabeth M. Minei , Melissa C. Robinson, (2014), The Relative Effectiveness of Active Listening in Initial Interactio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Listening》 ,  28 (1) :13-31

罗兰·米勒,丹尼尔·珀尔曼.(2015). 亲密关系.人民邮电出版社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今日互动


您和Ta的沟通小技巧有哪些呢?


欢迎和我们分享,很高兴看见你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