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评 / 段纯说

嘻哈、相声与黄赌毒

段纯说 2018-01-09 17:41:49 阅 读 : 23313 点 赞 : 432

抱歉,我就是那个不听嘻哈还硬要评论pgone的人。


我分不清嘻哈和HipHop,脸盲不认识李小璐和李小冉,不知道贾乃亮。我的男神是侯宝林、马三立,活着的有马志明,恩还有赵伟洲。


“说嘻哈你扯相声干嘛!这有关系吗?你个土人!风马牛不相及,咖啡和大蒜好吗?!”


关系太大了。


这两种艺术形式——如果嘻哈也是艺术——都脱生于底层人民的口头文学。嘻哈大约来源于黑人劳动阶级;相声不用说,街头卖艺的,祖师爷叫“穷不怕”,您琢磨富得了吗?


底层人民热爱的艺术有个特点:格调不太高。相声、嘻哈、二人转,田间地头口耳相传,没有帝王将相理想命运,很容易就带到炕上那点事儿上去了。


pgone的歌词里,婊子满天飞,脏话一大把。这些内容的危害,党媒已经阐述过,详见新华社人民日报微信。


相声就更脏了。师父台上说“放屁崩虾仁嘬大肠刺身”,才有徒弟“您这屁是屁吗?勾点芡就是屎啊!”


你们都知道我说谁。但这不算什么,一百年前的相声才叫黄赌毒。某大师解放前说《鸟不叫》,“我养的鸟不会叫”,说来说去是男性生殖器。很黄很暴力。


但老艺人知道黄赌毒不登大雅之堂。虽然我们格调不高,但我们要努力让自己高起来。过去相声园子卖票的都会拦住妇女和孩子“花钱我也不能进”,怕教坏了。只让成年男子—苦力们进去听点带颜色的解解渴。如同AV片之前的18禁提示。


解放后相声艺人们把不上台面的都剔除了,能演的是《关公战秦琼》、《逗你玩》、“二他妈妈快拿大木盆来”。下三路的玩意儿不让播了。


然后,我们的青年演员,又把这屎尿屁的玩意儿给捡回来了。


我很不喜欢以X云社小辫儿演员为代表的一大批说相声的。卖萌也就罢了,故意骚浪贱,屎尿屁之外还卖腐。台下女观众也混蛋,台上脱裤子台下嗷嗷叫。


真是有什么演员就招什么观众啊。


老艺人生在旧环境,都知道说黄段子避开妇女;你们生在红旗下,长在改革中,唱的除了白粉儿就是婊子,台上当着好几百观众说喝尿验糖尿病。


论艺术水平?老艺术家不说下三路也能挣钱,还能给国家领导说相声;青年演员离开屎尿屁,立刻不会说相声了。“没有屎怎么逗乐呢?”不客气地说,以描述性、暴力和纯粹靠拉屎撒尿刺激观众的,都属于没本事。不说这些还能逗乐,还能腕住音乐爱好者,算你水平高。

多跟于谦老师好好学学!


艺术里免不了有性、暴力和色情。古人也写“一把板斧排头砍去”和“香囊暗解罗带轻分”,但这不是艺术主题,不能成为吸引受众的主要手段。单纯的色情描写是《肉蒲团》,禁书。


二人转里也有高雅艺术,《回杯记》——就是王二姐思夫,能唱一个小时——没一句脏话。这些不学,非学夜总会里摸屁股拽裙子的二人转。没学会艺术就先火了,大概是pgone和X云X鹤们最大的问题。


但不是所有人都热衷于你们的脏话嘻哈和屎尿屁相声啊。


一帮下三滥。


来看真男神,洗洗眼睛:


向真正的人民艺术家致敬


你还可以听:

明星人设崩塌 不过是个伪命题

天佑沉默 吴亦凡流泪 他们才是中国最古老的freestyle


苹果关闭打赏功能,支持原创请扫码赞。

p.s.阅读原文里是我播讲的《老舍短篇小说选》,最后二百本签名版。感兴趣的进。

【时评】公众号推荐
九游会官网登录
0.10494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