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阅读 / 新世相

工作越稳,你心越慌

新世相 2018-03-12 23:59:30 阅 读 : 100026 点 赞 : 824

这是 新世相 的第 567 篇文章 


Sayings:


跳槽旺季来了。最近看朋友圈,有种所有人都在换工作的感觉。


一些人想得很清楚:为了符合兴趣爱好,为了更高的薪水,为了更好的发展。


但还有一些人是犹豫的。他们一边想离开原来的工作,一边感到害怕。


我和几个从安稳工作里跳出来的女孩聊了聊。


她们之前的工作,都是别人眼中不错的机会:“钱多事儿少离家近”,稳定长久,也不用牺牲个人生活。


但工作越稳定,她们心越慌。


最后她们都走出来了,过程并不轻松。之前因为太稳定而心慌,现在也会因为压力而焦虑。


但至少到目前,她们都还没后悔。




我离开了那份安稳到让我害怕的工作后,发生的事

采访:fifi,早早早


因为家人的刚性需求,研究生毕业后考进了一家体制内媒体。


他们没有绑架我,只是明确表达了如果我在体制内他们可以比较安心。如果我毕业就涌进市场大潮,他们会整天担心我。


我不想让他们失望,所以选择顺从。况且同事氛围很好,工作也得心应手。


在一段时间之内,安全感非常充足。


但时间长了我意识到,体制的安全感是片沼泽,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求稳”意味着大家都怕出错:一件事,如果关系到四个部门,那每个部门都需要领导亲自去打招呼,并拿出大领导的签字授权。非常不舒适。


“求稳”也意味着对资历的执念:有次是我的选题,我跟了好久,后来领导突然把这个题给了别的同事,因为那个同事资历老。

 

稳定是因为事情简单,你做的事人人都能做。到最后,不是比谁能力强,主要比谁熬得久。

 

到了互联网公司之后,节奏很快,每天手忙脚乱:这一边让我觉得很充实,一边让我真切感受到什么叫“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现在我越来越相信那句话了:在不断改变中,才能实现真正的稳妥。




在体制内待了三年半后决定跳出来。


不能在这个养老院呆下去了。再也不要过一眼望得到底的生活。


原单位的大院里除了办公楼,还有家属区、饭堂和小公园。还有个能游泳和打羽毛球的体育馆。


每天 8 点 20 去食堂吃早饭,然后散步去上班;11 点 10 分是午饭,睡个午觉到 2 点半,工作 3 小时就下班了。


请假很自由,有时候给领导打个电话就可以不来了。


刚来大院的时候,感觉可以在这里生活一辈子:毕竟 80% 的同事就是在土生土长在这个大院里的。


不过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感受到到“闲”的另一面:时间这么宝贵的东西,在这里根本不值钱。


比如我们同事就曾经轻描淡写的跟我说过:“熬个主任也可以啊,十年嘛”。


还会经常开玩笑,“我们没啥工作,天天就是在这儿吃吃喝喝”。


挺不开心的,毕竟我把工作当事业,他们只是当副业。


我的一生总共也只有 30000 天,害怕在就虚度了一生。


先是每月定下学习目标,考了一个、一个、接一个的各种证书。放在桌角,齐齐一摞,有一点点成就感的。

 

后来想明白了,连夜写好了离职申请,第二天就放在了主编的桌子上。


来互联网公司上班第一天,第一时间的感受就是:天呐,这么多年轻人……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我兴奋了。




每天出入全市最高档写字楼,但心里空空能穿过去风。这就是对我上份工作的写照。


刚开始,我对这份工作感觉良好:薪水不低,经手的都是十几亿的大案子,且一个刚毕业的新人,可以代表公司去省政府和厅长开会。


隔壁大妈知道我的工作后难掩激动,拼命向我推销她清华博士毕业的侄子。


但后来慢慢意识到,这份工作有种特别的痛苦:所有人都觉得我过的特别好,除了我自己。

 

体制内这份工作是专业对口的,每天做的就是写报告,做PPT。


我很清楚事情能不能成,和我的工作表现一点关系都没有。


用别人的话说,“这些材料唯一的作用,就是从我的桌子上,挪到某对口领导秘书的垃圾桶里”。


大概去年开始,每天躺在沙发上我都在想:为了别人的羡慕而活,不也是一种活在别人眼光里吗?


我一直喜欢新媒体,一定要去试试。


今年 1 月,我终于辞职来北京了。刚刚开始,一切都处在新鲜感阶段。


一个月工资一半都贡献给房租,还有一小半保证温饱。有点忐忑。

 

但是转念想想,带着兴趣去做事情,也许会走得更长远:说不准我就成了著名写手名利双收了呢。

 

未来好不好我不知道,但如果自由有代价,我愿意接受。




现在我做财富管理,单笔业务 100 万起。


基础工资有 8000,绩效平均每月有 1 万。超额完成任务就可以加薪,越努力钱越多,很激励。


回头想想自己满足于柜员 4000 块工资和购物卡小恩小惠的日子,真有点不可思议。

 

父母都在银行,那时单位发的购物卡不仅可以覆盖所有消费需求,还能有很多富余拿来送人。


自己做柜员时,我也想着虽然辛苦,但不会担心工资发不出,也不用担心被裁员。

 

半年后,我开始感到窒息了。

 

柜台能学的东西不多,机械而重复。除了耐心,得不到其他任何锻炼。


我跳槽后,第一笔业务是从卖保险开始的。

 

距离约定签约时间只剩一天了,客户还在犹豫。我努力压住快要崩的心态,拿出早就讲过很多遍的报告,一页一页、一个数据一个数据耐心跟他们解释。


其中还要穿插着各种人生大道理,努力打消他们的忧虑。

 

第一次拼尽全力啃下来的业务让我赚到了第一笔奖金,2000块,我之前半个月的工资。


现在终于有了在为自己而奋斗的实在感。


不要低估自己的潜能,更不要让环境限制你的想象力。


这是真心话。




这四个姑娘,有人打开了心墙,有人推开了人墙,有人踩着舆论筑起的高墙,有人越过了家门外的围墙。


她们最打动人的不是跳出体制这个决定本身,是那股“不甘心”的劲更让人觉得真实。


Vans 多年来推崇的“Off the Wall”精神也是如此:在寻常生活里开辟出自己不寻常的路径。他人的偏见会因为你们的出色和快乐而改变。


你可以通过下面这条视频或者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


视频的两位女主角是在印度玩滑板的女孩:她们相信当人们看到滑板女孩的自由自在,女孩的一些成见会由此改变。




跳出舒适圈外,你不只将收获一个全新的自己。


你也在向周围的人证明:女孩的生活,可以比现在精彩更多。




晚祷时刻:


突破后,你很可能发现一个新的自己。

——你因为害怕而“想做不敢做“的事是什么?



倡导有物质基础的精神生活

文章兼顾见识与审美

也许长,但必定值得耐心阅读

覆盖千万文艺生活家的自媒体组织"文艺连萌"发起者


我们终将改变潮水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