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女性 / 女权之声

不做你的“精致女孩”教科书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到底在讲什么?

女权之声 2018-02-01 21:23:58 阅 读 : 3140 点 赞 : 150

八年前,刚刚本科毕业的我在和闺蜜的聚会中得知大学同学结婚了。对于仍把自己当小姑娘的我们来说,结婚很遥远,比结婚更耸动的则是——“听说她从来没有让老公看过自己素颜的样子,睡觉都不卸妆的!”我们啧啧称奇,有人不屑、也有人佩服。我也觉得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何必呢?


没想到八年后,我又看到了这个熟悉的情节,在最近的大热美剧《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中。五十年代末的纽约上东区,“完美娇妻”麦瑟尔夫人(以下简称Midge)时刻在丈夫面前保持完整妆容和完美搭配,甚至每天量度自己的体围确保好身材不走样。几十年前的美国,女人的身体还在如此遭罪啊,我心酸自嘲。可随着该剧获得金球奖最佳音乐/喜剧类电视剧以及最佳音乐/喜剧类电视剧女主角,各个时尚博主跟热点发文,却是这样的: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们看的是同一部剧吗?

 

 “完美身体”的陷阱

 

作为女权之声的读者,相信你已在平时的阅读中思考了很多重要的女性主义议题——歧视、同薪、性骚扰等等,这些议题往往由令人愤慨的新闻事件引发。然而,在日常生活中,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体、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却是作为女性的我们无时无刻不在面对却正因此常会忽略的问题。千千万万如Midge一样,或是以她为目标的女孩,在用严苛到残酷的标准对待自己的身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种审视以及控制的方法,并不如她们所认为的一般,来自“自我要求”。

 

剧集截图:“为什么女人会在乎人们怎么看自己?”

 

在经典著作《观看之道》中的“女性作为观看的对象”一章,伯格(John Berger)探讨了男性凝视(male gaze)与女体客体化的关系。简而言之,自古以来“观看”的权力关系中,男性从来都是主动的观看者,而女性则是被动的、男性欲望的载体。由于这种关系历时已久且从未被打破,女人内化了男性的视角,通过“被观看”来得到满足,并认为自己的任务就是“值得被看”。

 

你也许会问,即使是这样,我控制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不好呢?


首先,当今社会对美的标准本来就是不健康的。在对身体苛刻的控制中,一旦达不到特定标准(这标准通常是不现实的),女人就很有可能对自我价值产生怀疑甚至自卑自毁并产生心理问题。


第二,当女人用“美丽”的戒尺来规范自己时,她规范的不仅是一个女人的身体,更再次重现并强化了两性不平等的关系,成为男权的帮凶。更为严重的是,当对“美”、“精致”的要求成为一种社会默认的必须,“不美”就成了女人的罪过。


然而,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精力和财力去追求“美”、保持“美”的。“不美”的她则不得不面临一系列后果——评价被降低、资源被剥夺等,承受性别主义和资本主义双重加害下的不公平。

 

他们是男人,你是吗?”


本剧的主线是Midge在老公出轨离家后逐渐开发自己的喜剧才华而成为一名成功女喜剧演员的故事。在五十年代的美国,成为一名女喜剧演员,绝非易事。


Midge刚露头角时,就有男演员以及经纪人邀请她成为搭档,作为“捧哏”共同出演。在Midge的女经纪人提醒她她并不需要也不应该成为别人的辅佐之后,Midge见到了自己的偶像——名利双收的喜剧女演员Sophie。


经过对Sophie的探访,Midge才知道原来舞台上那个肥胖愚蠢粗俗的家庭主妇Sophie,只是Sophie塑造的喜剧角色。“为什么我不能和其他成功喜剧演员一样,用真实的自己讲笑话呢?”Midge不解。Sophie回答:

 

“他们有雕,你有吗?”

 

女人在喜剧领域的不利环境并不仅存在于平权运动前夕的美国。据英国《卫报》2012年报道,英国收入最高的20位喜剧演员中仅有一位女性《赫芬顿邮报》2014年报道,美国的女喜剧演员仍仅占行业中的十分之一。除此之外,女喜剧演员们常被观众批评指摘的是她们的长相、身材、婚恋状况以及“是否是一个好母亲”,而不是她们的喜剧才能。

 

腾讯出品的《脱口秀大会》中,李诞、池子、建国等一系列脱口秀演员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迅速蹿红。但我能记得名字的女演员仅有一位,就是思文。演员出场前,节目对每人都有一句话介绍,李诞、池子的介绍分别为“《脱口秀大会》主创”、“脱口秀天才”,而在所有演员中,只有思文的称号和女性性别角色直接相关——“犀利主妇”。(你可能还想读:幽默有性别吗?

 


在女权意识更普遍的西方社会,人们正在努力改变这种现状。自2014年起,BBC宣布全男性群演喜剧节目被禁演,也就是说,所有BBC制作的群演喜剧节目中,都至少需要有一位女性演员的参与。

 

机会公平的改善才能让更多有才华的女喜剧演员被发现、被注意。不论是Iliza Shlesinger对“在深深的手袋里掏钥匙”的滑稽模仿,还是AliWong对于“Lean In”的风趣回应,以及RikiLindhome对女权历史以及发展现状的自省和讽刺……都为喜剧行业提供了从未出现过的新鲜内容以及独特视角。而只有女人与男人势均力敌,才有可能消除观众对于性别的刻板形象。

 

图:《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斩获金球奖两项大奖,说明市场对女性主导喜剧以及女喜剧演员的认可。

 

作为非女权主义者的Midge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剧最有现实意义的地方也许正在于,Midge并不是一个自觉的、主动的女权主义者。如她的扮演者RachelBrosnahan所说,“这是一个非女权主义者试图寻找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的故事”。


该剧的主创Amy Sherman-Palladino表示,“现在已经有许多关于五十年代女性主义者的优秀电影电视作品了,我们想通过另一个角度来讲这个故事。Midge爱她的公寓、爱她的衣服、也爱为丈夫打扮得得体美丽。她也一直做得很好,直到这一切都完蛋了。

 

我们应该认识到,正因为女性主义在美国已经是主流是共识,所以主创才打算寻找“另一个角度”。如果说《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在美国是“另辟蹊径”,在女权主义还远远不是主流的中国,该剧对于“爱衣服”“爱为丈夫(伴侣)打扮”的城市中产阶级女性观众来说,就不得不说是一本初级女权教科书。

 

作为富足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儿,Midge虽然一直接受良好的教育,但这教育却从来不以“职场”“独立”作为目的。被迫走出家庭生活的她,才惊觉“原来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最初的“反抗”,也许只是对自身生活中不公遭遇的应激反应——丈夫的出走、财产的被剥夺等,但是,在日渐独立和认识社会之后,Midge就不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完美主妇”,而成为一个有能力独立的新女性,如该剧主创所言:“她将打破规则——那些她自己原本都没有意识到的规则。”

  

剧集截图:“我父亲说我在报纸上最喜欢的内容就是鞋子广告。我当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现在我想,也许他们放那些广告就是为了转移我们的精力,因为如果女人意识不到世界上在发生什么,就不会去了解、去解决问题。然而我们会的!”

作者| 密斯赵,编辑| 枣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