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 / 倾城

倾 城 | 世道苍白,做一个温和而坚定的自己

倾城 2018-02-01 20:01:46 阅 读 : 3100 点 赞 : 132


听说昨夜有血月当空,听说而已,正在酒桌上鏖战的我并未亲见,看朋友圈便知晓天下事。有好事者总结说,上一次出现这种奇观是在152年前,大清同治5年的冬天,颠覆了最后一个皇朝的孙大炮横空出世,是故天有异象。但社交娱乐时代的人们无所忌讳,P图发朋友圈才是正经事。


清晨,看见桌上单向历的每日丧鸡汤,“将生命慢慢喝完,是一杯茶;将生命一饮而尽,你就醉了”,才惊醒已进入2018年2月,自己的意识却似乎仍停留在2017年。这一年的闪转腾挪,又到落子收官时,肉身还在光谷的车流里兜兜转转,心已飞回千里之外的家乡,灶上肉熟,可以缓缓归矣。


这个异乎寻常的冬天,江城下了场十年一遇的大雪,让每逢双周的温暖双城记,活生生演绎成了风雪夜归人。而在遥远的北方,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过后,一座万邦来朝的超级大都市,对边缘人群开始犁庭扫穴的大清场,凛冽寒风中,一个个小部落被连根拔起,任由各自求生。


街市依旧安详,朋友圈岁月静好,再多的槽点和泪点,都抵不过短暂的传播周期之后,化作大风吹散满地鸡毛的命运。刚刚过去的大朝会,已经对这块土地上生民的未来,一一作了雄心勃勃的规制,天上地下梵音阵阵,地铁车厢里都响起了传经的快板,宣告他们正豪迈进入一个呼风唤雨的新时代。


这种被折叠的盛世图景里,塔尖人君临天下心雄万夫,文字不过是最不堪摧折的物事,当404和红白感叹号已成家常便饭,柔弱者难免屡屡生出执笔无力感。而我也婉拒了几位媒体朋友的岁末约稿和采访,他们希望我说的,已经不是我所关心的,所谓万言万当,不如一默,或许才是新时代的常态。


这不是逃离,也算不上退却。既然换了赛道,便意味着要习惯舍弃那些旧头衔,淡出那些熟悉的场域,让曾经的故事默默风干,转而在新的轨道中风生水起,活得有滋有味,才不负远走的初衷。从知到行,是一个渐次嬗变的过程,如今的自己,正行进在当初眺望的那条路上。


但岁末盘点过往,却感觉自己更要警惕的是另一种犬儒病态,即所谓人在江湖,身在格子间,埋头做鸵鸟,深藏功与名,只知柴米油盐,不问人间疾苦,渐渐变成了当初所讨厌的模样。就像托克维尔清算过的:


“他们只考虑自己,蜷缩于狭隘的个人主义之中,公益品德完全被窒息。”

“每个人都苦心焦虑,生怕地位下降,并拼命向上爬;金钱已成为区分贵贱尊卑的主要标志,还具有一种独特的流动性,它不断地易手,改变着个人的处境,使家庭地位升高或降低,因此几乎无人不拼命地攒钱或赚钱。”


无须对世道的苍白心灰意冷,这世间抑仍有许多心怀公义而矢志不移者。同居酒友朝新兄,缠绵病榻大半年,仍坚持日拱一卒,为人间疾苦、官场龌龊发声。只身南下的行甲兄,在公益人的路上笑得更加春光灿烂。公司里那位年进花甲的传奇扫地僧、白发老顽童,一谈起环保公益事业就会两眼放光... ...


所以,在这样一个心境迥异往常的岁末,如果说有什么需要告诉自己的,就是始终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善意和敏感,过闲云野鹤的生活,做温和而坚定的自己,哪怕未来就像周云蓬唱的:我们离家去流浪,长发宛若战旗在飘扬,俯瞰逝去的悲欢和沧桑,扛着自己的墓碑走遍四方... ...